于公谨:《 万山红遍》 第九集 他们是中国真正的军人(上)
作者:于公谨    发布于:2021-04-27 23:57:12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第九集  他们是中国真正的军人


    山坡上,刘占山和梁宽仁、战士们等看着内城和永井等人。
    刘占山用力地用拳头在地上锤着,说道:“便宜他了。”

    山脚下,日军在不断集结,不断向山上奔来。
    一些日军开始支起迫击炮。

    山坡上,梁宽仁和刘占山、战士们等依旧看着日军疯狂涌来。
    梁宽仁心有不甘地说道:“撤。”
    刘占山说道:“是。”拿起枪,和战士们一起跟在梁宽仁的身后离开。
 
    山脚下,内城没有任何畏惧,推开挡在他身前的永井,有些蔑视地看着山坡上。
    永井连忙挡在了内城的身前,说道:“大佐阁下,危险。”
    内城淡淡地说道:“没有什么危险,他们已经走了。”
    永井下意识看着山上,说道:“怎么可能?”不明白地看着内城,“这可是攻击我们的好机会。”
    这时,迫击炮声响起,炮弹不断在山坡上爆炸。
    永井和内城看着日军上山,同时看到炮弹的烟雾。
    永井对内城说道:“大佐阁下,是我错了,看来他们已经走了。”
    内城并没有看着永久,而是看着山上,说道:“没有什么。经历多了你就会明白。还有,他们怎么可能会是我们大日本皇军的对手?”
    永井立正,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山,想了想,说道:“这么说,我们的军队调来,一直都在支那人的监视之下?”
    永井看着山上,说道:“看来是这样。”
    内城回头看了一下日军补给站,说道:“这么说,我们并没有把所有袭击我们补给站的支那人都包围?”
    永井连忙说道:“对不起,大佐阁下,我不知道。”
    内城并没有看着永井,而是看着山上,说道:“一定是。”又看看日军补给站,“这些人的指挥官一定是很厉害的人。”
    永井不明白地说道:“很厉害?”
    内城淡淡地说道:“他如果不是很厉害,或是说,稍微差一点,很有可能他们就会全军覆没。”
    永井还是继续问道:“全军覆没?”
    内城淡淡地看着正在上山的日军,说道:“是的。你看到过骑兵?”
    永井立即看了骑兵一眼,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    内城指了一下日军骑兵,说道:“如果有一丝疏忽,这些骑兵,就是他们最后的死亡接触。”
    永井想了一下,似乎是自言自语,也似乎是分析,也似乎说是给内城听的,说道:“黑夜,又是骑兵,他们在补给站里,离最近的山,也有一段距离,而这个距离,足以让他们所有人付出足够的代价;可以说,如果是没有防备的情况下,很有可能是会全军覆没?”
    内城说道:“你分析的没错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日军补给站,看看山上,说道:“但是,一旦看到我们的骑兵,他们就会千方百计地进行突围,而且,很有可能的是,他们会突围成功。”
    内城淡淡的否定,说道:“他们是不可能突出来的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我不明白,大佐阁下,请你指教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永井君,你觉得两条腿的人,可以跑过我们的骑兵吗?”
    永井不假思索地说道:“不可能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日军补给站,说道:“不错,如果他们突围,就会成为待宰的羔羊一样,我们就可以毫不费力地收割他们的生命。”
    永井提出了自己的质疑,说道:“他们是可以乘车出来的,大佐阁下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如果是乘车,他们可以走出多远?”
    永井想了一下,有些颓然地说道:“用阻碍物很容易就会挡住汽车前进的方向。”
    内城不客气地说道:“不错;而且,汽车也会进退不得,只能是等待着我们收割他们的生命。”
    永井立正躬身,说道:“请原谅我的愚昧,大佐阁下。”
    内城不在意地说道:“没有关系,我们都是帝国的军人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山,奇怪地说道:“他们又怎么会在山上?”
    内城也看着山上,说道:“他们很有可能是做了两手准备。”
    永井不明白地问道:“两手准备?”
    内城不客气地说道:“是的。两手准备。就是一部分人留在这里。”
    永井又一次躬身,说道:“大佐阁下,请原谅我的无知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你说。”
    枪声,爆炸声,随着日军的脚步,开始变弱。
    永井诱惑地说道:“我没有听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永井君,你没有明白,我也没有明白。”看着山,又看着日军补给站,“我怎么也觉得别扭?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你也没有明白?”
    内城说道:“我也没有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做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他们并没有在一处休息?”
    内城看着山上,说道:“是。”想了一下,“他们应该是没有想到我们会来得那么快,但是,他们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分开来驻扎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而我们意外的到来,让他们这些人躲过了我们的袭击?”
    内城看着山上,有着琢磨地说道:“是的,还有,他们并没有想方设法地去救下在补给站里的人,这说明他们的指挥官是一个十分可怕的人物。”
    永井自作聪明地说道:“我有些明白了。大佐阁下,你的意思是说,他们是为了防备有人偷袭,才分两处扎营,就像他们古代的中国军队一样?为了防守,从而使军队成为掎角之势?”
    内城赞同了永井的看法,说道:“对,如果补给站受到了攻击,他们这里的人就会出击攻击我们,内外合击,我们是必输无疑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补给站内的士兵,只是在明处,而我们如果不是骑兵,就很有可能会遭到他们的袭击?”
    内城看着补给站,说道:“这是肯定的。”
    永井还是不明白说道:“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我们是骑兵,当他们看到并没有得胜的可能,也看到没有希望救出这些人,所以,就放弃了?”
    内城有些不屑地说道:“对。在中国的军队里,并没有我们这样的纪律严明,很多时候,他们的指挥官都是很冲动的,靠着血气之勇,和一己的喜好,指挥着军队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他们是没有我们帝国勇士们的指挥能力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他们的不冷静,造成了他们的损失,也是我们帝国的勇士能够长驱直入的原因。”
    永井心悦诚服地对内城躬身,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但是,这个军队指挥官很冷静地并没有对我们包围的、他们有着兄弟之义的军队进行施救。这就体现了这个中国军队指挥官的可怕之处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补给站内的军队,说道:“但是,我不明白,既然他们已经断定无法救助,那么他们怎么可能会留在这里,等待我们的发现?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你说的很对。”想了一下,猛地抬头看着对面的山上,“他们是为了掩护他们的大部队撤退。”
    永井也看着山上,说道:“他们在晚上就发现我们的军队,这对他们来说是出乎意料的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不错,所以他们并没有来得及反应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但是,尽管他们很着急撤退,夜晚却无法撤退,只能是等待天亮。”看着对面的山,“为了防止意外,他们还是留下了一部分军队,来掩护他们真正的目的,也是为了防止意外的再次发生?”
    内城立即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立即调动部队,攻下那里。”同时指了一下对面的山。
    永井冷冷地看着对面的山。

    对面的山坡上,年子枫用望远镜看着内城和永井的举动,而花世庆和祁太平、王泰、赵富贵等人在一边趴着。
    年子枫有些惋惜地说道:“我就是没有炮。”
    花世庆楞了一下,说道:“炮?”明白了年子枫的意思,“如果我们有炮,小日本这个时候就是最好的靶子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对。”看到内城和永井都看着他们所在的山上,“小鬼子也很精明。”
    花世庆感觉有些跟不上年子枫的节奏,说道:“他们发现我们了?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一眼,说道:“他们并没有发现,而是判断我们在这个山上。”
    花世庆愣了一下,说道:“小日本这么厉害?”
    年子枫说道:“你不要把小日本看得太笨。撤。”
    花世庆说道:“是。”回身对战士,“撤。”
    王泰和赵富贵等人立即执行。
    但是,祁太平没有动。
    年子枫看着祁太平,说道:“祁太平,你有什么想法?”
    祁太平看着日军方向,说道:“司令,小鬼子还没有上来。”
    年子枫立即说道:“小鬼子马上就会上来。”这时,他的望远镜里可以看到永井的手臂一挥,大声喊着什么,很快,日兵就向这座山涌了过来,“你看到了?”
    祁太平看着,说道:“我看到小鬼子就像是蚂蚁一样向我们这里跑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,说道:“这就是鬼子判断我们在这里了。”
    祁太平充满希望地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既然小鬼子发现了,我们就干他一家伙。”
    年子枫笑了,对祁太平说道:“你就知道干。”回身,猫腰走了几步,约莫日军看不到他的动作,才挺直身子,向前走。
    祁太平摸摸后脑勺,说道:“我说错了什么?”也和年子枫做着同样的动作,跟着年子枫。
    花世庆也走在年子枫的身边。
    祁太平对年子枫说道:“司令,我觉得还是应该打小鬼子应该措手不及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了祁太平一眼赞许地说道:“刨根问底,你才有做指挥官的潜力。”看着花世庆,“你说。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小鬼子已经是判断出来我们就在这里,怎么可能会给我们偷袭的机会?”
    祁太平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我没有想到。”
    花世庆继续说道:“而且,以国民党中央军的一贯作风,逃命就是逃命,什么也顾不得的逃命,怎么可能会伏击敌人?”看着祁太平,“我们多此一举,就等于告诉小鬼子,我们没有跑,所以,我们不是国民党中央军。”
    年子枫说道:“国民党中央军是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可能进行主动攻击的。”
    祁太平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我还是听不明白。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祁太平,说道:“这么简单,你怎么听不明白?”
    年子枫不客气地说道:“你没有说明白。”
    花世庆说道:“你说,司令。”
    年子枫笑了,说道:“笨蛋。”对祁太平,“如果我们伏击小鬼子,你是小鬼子,会怎么想?”
    祁太平回头看了一下,说道:“我们是想打这些日兵畜生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祁太平,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但是,国民党中央军虽然也是抗战,可很多时候,他们逃命就是逃命,是不可能会主动打击日军的。”
    祁太平对年子枫说道:“而我们主动出击,就等于告诉小鬼子,我们不是国民党中央军?这么一说,我就明白了。”
    花世庆连忙说道:“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    年子枫淡淡地说道:“国民党中央军他们是正规部队,所以,他们看到没有办法解救他们的同僚,就会立即撤退。”看了花世庆一眼,“而不像我们一样,总是牵挂,总是抱有希望,总是想救出他们。所以,我们才会留在这里,这是很不合理的现象。”
    祁太平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打仗这么多的学问?”
    花世庆笑了,说道:“你以为会打仗就行啦?更多的时候,是要利用这里。”指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“就像刚才,如果我们趴着,直接直起腰,也没有什么问题,就算是被小鬼子发现,小鬼子也不可能把我们怎么样。但是,他们看到了,就会知道我们是故意这么做的,是故意暴露的,目的就是让他们上当的。你觉得小鬼子还会上当吗?”
    祁太平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如果小日本发现我们,从这一点上,他们就会知道我们并不是国民党中央军,也不是为了撤退,而是为了引诱他们上当,从而使他们做出错误的判断?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祁太平,说道:“对。但是,他们没有看到我们,知道我们是掩藏行迹,是为了撤退;到了山顶,他们看到我们的时候,就会证实他们的判断是对的,是我们急于逃跑。你知道我们是为了撤退吗?”

    另一座山里,梁宽仁和刘占山等人率着队伍在行进着。
    这时,炮弹声响起。
    刘占山回头看了一下,对梁宽仁说道:“副司令,你可真厉害,连小鬼子什么时候放炮都知道。”
    梁宽仁看着刘占山,说道:“这和司令比起来,就是小巫见大巫了。”声音却被炮弹的爆炸声掩盖。
    刘占山看着梁宽仁,说道:“他们这是欢送我们?”
    梁宽仁看了刘占山一眼,说道:“他们很快就会追来。”
    刘占山想了一下,说道:“就怕他们不追。”
    梁宽仁淡淡地说道:“他们追来的人不可能会很多。”
    刘占山连忙说道:“他们只是吓唬我们?”
    梁宽仁看着刘占山,说道:“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司令他们,就会以司令他们为目标的。”
    刘占山回头看了一下,说道:“用不用我们去救司令?”
    梁宽仁看着刘占山,说道:“你以为司令和我们一样傻?”
    刘占山不好意思地笑了,说道:“这倒是。司令不占便宜不干。副司令,我们可不能让这些小鬼子跑了。”
    梁宽仁回头看了一下,说道:“我不会让他们有一个活着回去。”
    刘占山看着梁宽仁,说道:“我们什么时候动手?”
    梁宽仁笑了,说道:“这里不能动手,离鬼子的大部队太近。最好是让他们这些人离他们的大部队远一点再动手。”
    刘占山看着梁宽仁,说道:“我负责捡漏。”
    梁宽仁笑了,说道:“你还捡漏捡出瘾来了?”
    刘占山看着梁宽仁,说道:“也不是这样。”
    梁宽仁看了刘占山一眼,好奇地说道:“不是这样?”
    刘占山看着梁宽仁,说道:“我也想堂堂正正地攻击敌人。但是,正面面对小鬼子的攻击,我的用处不是很大。”
    梁宽仁想了一下,说道:“你说的不错。是你想的?”
    刘占山说道:“是司令告诉我的。”
    梁宽仁不由感慨,说道:“还是司令厉害。占山,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?”
    刘占山回头看了一下,说道:“我觉得我们可以找到一定地形,锻炼我们的队伍。”
    梁宽仁说道:“伏击小鬼子?”
    刘占山看着梁宽仁,说道:“不是伏击,也是伏击。”
    梁宽仁不明白地说道:“什么意思?”
    刘占山指了一下前面的山坡,说道:“我们就是居高临下打上一阵子,等小鬼子反应过来,我们就撤退。”
    梁宽仁想了一下,说道:“既练兵也练枪,好主意。如果你和司令一样的做法,就像司令救我们那一次一样,你能消灭多少敌人?”
    刘占山慢慢地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顶多就是五个人,不会再多。”
    梁宽仁看着刘占山,有些惊讶地说道:“五个?”
    刘占山一下汗颜地说道:“司令不用瞄准,拿枪就可以射击。但是,我就必须瞄准。”
    梁宽仁看着刘占山,说道:“还有,地形也很关键。”
    刘占山说道:“那天的地形,不算很陡,但是,草木不多,对敌人一目了然。而且,面积很狭窄。”下意识地紧紧握了一下手中的长枪。
    梁宽仁看了一眼,说道:“这就是司令用他消灭那三十五个小鬼子的枪?”
    刘占山把枪楼了一下,有些得意地说道:“这枪是司令送给我的。”
    梁宽仁说道:“我知道。这枪是中正造,准头还可以?”
    刘占山得意地说道:“没的说。”
    梁宽仁和刘占山他们是一边走,一边交谈。
    在他们身后很远处,可以看到日军占领了空无一人的山头。随后,在一个日军军官的吆喝着,挥舞着战刀,叫嚣着,日军便向梁宽仁、刘占山等人追了过来。

    日军补给站内,不时有枪声传来。
    甘声阅和张二蛋等人正在交谈,而李狗剩则在监视着敌人。
    张二蛋看着外面,说道:“排长,小鬼子怎么还没有动静?”
    甘声阅看着外面,说道:“小鬼子很有可能是来了大官,要进行战术调整。”
    张二蛋不明白地说道:“什么是战术调整?”
    甘声阅想了一下,说道:“就是······我也说不清。”
    张二蛋没有追究下去的意思,说道:“还需要多长时间?”
    甘声阅看着张二蛋,说道:“不知道。怎么了,着急了?”
    张二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我······有些饿了。”
    李狗剩看着张二蛋,说道:“我也是。”
    其余战士纷纷:“我也是。”“我也是。”“我早就饿了,就是不好意思说。”
    甘声阅看了一下周围,说道:“我们做饭。这是我的错,我忘了。我也有些饿了。”看着日军食堂,“那里不是有食堂吗?还有米面,我们做好就吃。”
    张二蛋等人立即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甘声阅又大声说道:“找几个会做饭的去。”
    张二蛋看着甘声阅,说道:“我去。”
    甘声阅看着张二蛋,说道:“再找几个。”
    张二蛋看着甘声阅,说道:“是。”转身就问,“谁会做饭?”
    几个战士先后说:“我会。”
    一个战士突然说道:“我会烧火。”
    战士们大笑。
    张二蛋笑了,说道:“都去。”
    十来个人随张二蛋走了。
    这时候,山顶的炮弹声响起。
    战士们纷纷地看着。
    李狗剩说道:“他们是发现了司令他们?”
    甘声阅笑了,说道:“司令早就走了,还用等他们。”
    李狗剩不明白地说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,排长?”
    甘声阅看着李狗剩,说道:“很有可能是小日本的火力侦查。”
    李狗剩想了一下,问道:“什么是火力侦查?”
    甘声阅看着李狗剩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好像就是故意吓唬一下,如果有动静,就说明有人,如果没有动静就是没人。”
    李狗剩看着甘声阅说道:“就是闲得蛋疼的做法?”
    大家哄笑。
    甘声阅连忙说道:“你说的也对。”看了一下外面的日军,“小鬼子是不可能放过我们的。”
    李狗剩好奇地说道:“我们投降呢?”
    甘声阅看着李狗剩,说道:“你想投降?”
    李狗剩看着甘声阅,说道:“不是,我就是问问如果投降了,小鬼子会怎么样?”
    甘声阅看着外面的日军,说道:“他们吃了这么大的亏,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?我们即使是放下枪,他们也会活剥了我们的皮。”看着李狗剩和战士们,“我们不要心存侥幸,因为小日本根本就不可能放过我们。”
    李狗剩说道:“我们根本就没有想过投降。”
    其他的战士说道:“还想投降?没有想过。”
    甘声阅连忙说道:“这就对了。”
    日军补给站外,山脚下。
    内城和永井站着,而第三个日军军官的的尸体就躺在他们的脚下。
    内城对永井说道:“永井君,你从他中弹的位置,可以看出什么?”
    永井看着,说道:“我从这里判断,这是应该老军人的做法,其余的什么也看不出来。”对内城鞠了一躬,“请你多多指教。”
    内城说道:“这是支那的国民党中央军的做法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肯定?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从中弹的位置上看,我们就可以断定他是一个老军人,而且是一个神枪手。”
    永井立即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继续说道:“支那的共产党八路军他们就是一些土八路,是穿着农民衣服的军人,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没有武器,——我的意思是说,他们并没有什么现代化的武器,而是拎着冷兵器就走上了战场。”
    永井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继续说道:“神枪手是必须时时训练,而且是弹药充足。你觉得共产党有这么多的弹药?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我和他们打过仗,所以,对他们还是了解的。他们是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弹药。而且,他们的弹药都是定量的。普通士兵,最多不超过三发。”
    内城分析地说道:“不超过三发子弹,怎么可能会有神枪手的存在?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也许是天赋异禀的人。”
    内城一下不满意地说道:“你见过天赋异禀的人吗?”
    永井躬身为礼,说道:“没有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所以,天赋异禀的人是根本就不存在的。而神枪手,是需要一点一点地积累射击经验,才有可能会练出来。而且,这还要看他在射击方面是否是有突出的才能。三发子弹,怎么可能会有神枪手的存在?会练出神枪手?你相信?”
    永井连忙说道:“是我错了。”
    内城指了一下日军补给站内的甘声阅等二排指战员们,说道:“你是被他们骗了。”
    永井不明白地看着日军补给站内的八路军战士,说道:“骗了?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这些人的服装,是很不统一的。但正因为如此,我才会更加断定他们是国民党,而不是共产党。”
    永井还是不明白地说道:“大佐阁下,我还是不懂。”
    内城笃定地说道:“国民党到这里,会是一直穿着军装吗?”
    永井连忙地说道:“如果他们穿着军装,怎么可能会到这里?走到半路,就会被我们消灭干净。大佐阁下,他们是进行不断的变幻衣服,才来到这里?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是的。只有不断的变幻衣服,才不可能引起我们的注意,才有可能会来到这里。”
    永井好奇地说道:“但是,他们是怎么攻破补给站的?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很大的原因是我们轻视他们的缘故,才使他们进入的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还有,这个指挥官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攻破补给站的指挥官?”
    内城指了一下补给站,说道:“是的。如果没有意外,他应该是支那的黄埔军校毕业的学生。”
    永井有些怀疑地说道:“你这么肯定?”
    内城自信地说道:“我从他的军营布置来看,就可以判断出来。在中国的古代,很多著名将领在扎营的时候,都会有意地形成掎角之势。而这个人很了解中国古代的做法,也很赞同,所以,就用这样的方法扎营,我们才没有办法全部消灭他们。”
    永井说道:“这是你才想到的,大佐阁下?”
    内城面无表情地下了结论,说道:“是的。只有经过黄埔军校的学习,才能形成一种惯性的思维,才会思考问题时,总是按照一种模式。”
    永井继续问道:“就是像现在我们的山上有一小股敌人在故意引诱我们上当,而他们的目的,就是为了掩护大股的敌人撤退一样?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不错。”看着对面的山坡,“他也是为了以防万一。”
    永井楞了一下,说道:“这就是固有的思维模式?”
    内城看着周围的山,说道:“是的。如果是八路他们有神枪手,我们的处境就是很危险了。”
    永井惊讶地说道:“我们的处境很危险?”
    内城指了一下第三个日军军官的脑袋,说道:“我们的处境很危险,是因为如果是八路军,他们缺少枪支弹药,很有可能就会使用我们的武器。”又指着指了一下一边端着刺刀的日兵手中的枪支,“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武器的穿透力?”
    永井骄傲地挺起了胸膛,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说道:“如果是我们的武器,而不是支那人所制造的中正造和汉阳造,这些武器,我们很有可能会被穿了糖葫芦。”|
    永井疑惑地说道:“糖葫芦?”
    内城奇怪地说道:“你不知道糖葫芦是什么吗?”
    永井说道:“好像是支那所特有的、山楂和糖所制造的那个又酸又甜的东西?”
    内城肯定地说道:“对,就是它。我们的武器的穿透力不是中国武器所能比拟的,所以,这颗子弹很有可能穿过他的脑袋,”指着脚边的第三个日军军官的尸体,“穿进我的身体。”
    永井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得出结论,说道:“从这一点上也可以判断出来他们并不是八路军,而是国民党中央军。”
    永井对内城鞠了一躬,说道:“多谢指教。”
    内城看了一下山上,说道:“我们上山。”

    山野,年子枫和花世庆、祁太平、王泰、赵富贵等人趴在一个高处,看着蜂拥而来的日军。
    赵富贵有些惊讶地说道:“小鬼子这么多?”
    祁太平对赵富贵说道:“你害怕了?”
    赵富贵对祁太平说道:“你才害怕了。”
    祁太平嘲笑地说道:“我怎么觉得你的声音都在发抖。”
    花世庆对祁太平和赵富贵训斥地说道:“都闭嘴。”对年子枫,“小日本看得起我们。”
    年子枫淡淡地说道:“小日本这是仇视我们的做法,也是显示了他们的决心。”
    花世庆想了一下,说道:“他们是想要不惜代价地歼灭我们?”
    年子枫说道:“对。”
    花世庆有些轻蔑地地说道:“好大的胃口。司令,你想怎么做?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你先说说你的想法。”
    花世庆说道:“我们不是对手。三十六计走为上计。”
    年子枫赞许地说道:“你做的很好。”
    祁太平忍不住说道:“我想消灭他们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祁太平,说道:“你怎么消灭他们?”
    祁太平对年子枫说道:“我记得我听过《三国演义》里面的故事,就是说评书的那种。”
    年子枫笑了,说道:“《三国演义》说过怎么消灭他们?”
    祁太平说道:“我不知道。好像是赵云赵子龙就用过方法吓跑了曹操。”
    年子枫考究地看着祁太平,说道:“什么方法?”
    祁太平想了一下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我记不清了。”
    年子枫不置可否地看着花世庆,问道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    花世庆说道:“我觉得书是书,而且《三国演义》里面很多都是夸张,也有张冠李戴的。不能相信。”
    年子枫断然地说道:“你比他差一些。他说的是赵云听从诸葛亮的计策,用骚扰战术,惊退了曹操。”
    花世庆连忙说道:“但是,我们是不可能惊退小鬼子的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远处的日军,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我们是不可能惊退小鬼子的。但是,我们可以消灭他们。”
    花世庆不相信地说道:“我们消灭这些鬼子?怎么可能?”
    年子枫对花世庆说道:“你这是不相信,而不是不可能。”对祁太平,“你很熟悉这里的地形?”
    祁太平看着周围的山,说道:“我走过,但是,并不算太过熟悉。我们这里,在饥饿的时候,就会上山打猎,用猎物代替粮食,挨过那个时候。”
    年子枫对祁太平说道:“知道就好。我给你一些人,白天睡觉,晚上就袭击小鬼子。”
    祁太平立即说道:“好。”
    年子枫又说道:“我不需要你们杀了多少小鬼子,但是,你们就是不能让小鬼子休息或是睡觉。”
    祁太平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祁太平,说道:“你小子让我不太放心。最后一点要求,就是你们都机灵点,千万别贪多,把手雷什么的扔进敌人的兵营,就立即跑开。”
    祁太平笑了,说道:“司令,我不傻,这一点我知道。”
    年子枫又加了一句,说道:“你们多带手雷。”
    祁太平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祁太平起身后退,说道:“还有,你们不许受伤。”
    祁太平有些激动,一边后退,一边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祁太平,说道:“三天后,你们就要归队。”
 
    
    山坡上,梁宽仁和刘占山等人率着战士们,趴在山坡上,看着日军。
    刘占山眼睛盯着敌人,口中对梁宽仁说道:“我们怎么办?”
    梁宽仁看着刘占山一眼,说道:“就按照你说的办。”
    刘占山楞了一下,说道:“从这里开始?”
    梁宽仁看了一下,说道:“再过去一些,我们就开始反击。”
    刘占山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梁宽仁又说道:“占山,你领几个战士留下捡漏。”

    日军补给站内,甘声阅和战士们正在吃饭,他们不是用筷子,而是用手把米饭握成一个团,然后往嘴里送;而且无论手是否是脏的,是否是黑的,是否是拿着东西的。
    张二蛋对甘声阅说道:“还有肉。”
    李狗剩吃着米饭,嘴里含糊地说道:“米饭可真香,现在就是死了,也值得了。”
    甘声阅看着战士们,说道:“你们也吃几块肉。”
    李狗剩咽下嘴里的大米饭,说道:“什么时候能够把大米饭吃饱了就行。”

    内城和永井等人站在山坡上,看着日军补给站;周围有日兵在警卫着。
    内城用望远镜看着日军补给站,说道:“这些都是我们所修筑的防御工事?”望远镜里面显示的是坚固的公式。
    永井立即说道:“是,大佐阁下。”
    内城不客气地说道:“这些混蛋。”
    不知道是骂自己的军队,还是骂甘声阅等人,永井也不敢询问,只能是听着。
    内城说道:“你看到了他们的弱点?”
    永井并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用望远镜看着,说道:“我看不到他们的弱点。”
    内城想了一下,说道:“我应该说是它们的弱点;而是我们应该攻击这个补给站的防御工事的弱点。”
    永井自豪地说道:“这是我们帝国勇士修建的防御工事,没有任何弱点。”
    内城挥手给了永井一个耳光,说道:“八嘎。”
    永井立即立正,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有些恼火地说道:“我说的是,我们可以试探攻击,就可以发现他们的弱点。你记住,凡是人都会有弱点。他们也是人,也会有弱点。”
    永井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冷漠地说道:“开始行动。”

    日军补给站内,甘声阅和战士们都吃饱了,有些懒洋洋地躺在阵地上。
    李狗剩盯着外面的人,对甘声阅说的:“我吃的好饱,现在就算死了,也值了,最起码吃了有生以来的第一顿白米饭。还有肉。”
    战士们:“我也是。”“我还想吃,就是在装不下了。”“我还想吃,但是没有胃口了。”“我还吃了几块肉。”等等。
    甘声阅对战士们说道:“你们应该说张二蛋的饭做得不错,还能吃。”
    大家笑了。
    李狗剩看着甘声阅,说道:“排长,小鬼子过来了。”
    甘声阅对战士们说道:“同志们,准备战斗。”
    战士们立即开始行动。
    李狗剩有些疑惑地说道:“我怎么看着他们队形有些不对?”

    日军补给站外,日军的队形很乱,也很零散。

    日军补给站内。
    甘声阅看了一眼,淡淡地说道:“他们是试探攻击我们。”
    李狗剩不明白地说道:“试探?”
    甘声阅肯定地说道:“试探。”看着李狗剩,“开开机枪?”
    李狗剩不客气地说道:“好。”就过去准备开机枪,看了一下,对甘声阅有些不好意思地,“排长,我不会。”
浏览 (16) | 评论 (1) | 评分(5) | 支持(1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于公谨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 
 
相关评论
最新点评
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
发表评论
您的评价
差(1) 一般(2) 好(3) 很好(4) 非常好(5)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验 证 码
看不清?更换一张
匿名发表 
 
 
文章搜索
 
 
推荐文章
 
 
投票调查
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
 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(706)
 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(14)
 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(6555)


Copyright ©2008-2021   悟能(二师兄)网  版权所有   陕ICP备05009824号-1    

 
 
访问统计
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