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公谨:《 万山红遍》 第九集 他们是中国真正的军人(下)
作者:于公谨    发布于:2021-04-28 00:04:48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    甘声阅过去,说道:“我教你。”就开始教李狗剩开机枪。

    山坡上内城和永井用望远镜看着日军补给站内甘声阅和张二蛋、李狗剩等人的举动。
    内城对永井说道:“永井君,你看出了什么?”
    永井有些不相信地说道:“大佐阁下,我怎么觉得他们就像是一些刚上战场的人?”

    日军补给站内,战士们正在反击日军的攻击。
    李狗剩的机枪响了起来。
    甘声阅对李狗剩说道:“狗剩,你不用慌,看着打。”
    李狗剩对甘声阅说道:“是,排长。”手中机枪响了起来。
    甘声阅对张二蛋和战士们,说道:“瞄准了打,实在不行就用手雷招呼。就这么几个小鬼子,不用慌。”

    日军补给站外。
    日军零零散散地冲了过来。

    山坡上,内城和永井依旧看着日军补给站内的情况。
    内城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他们看上去的确是这样。”
    永井不明白地问道:“难道我说的不对?”
    内城肯定地说道:“你说的根本就不对。”
    永井放下望远镜,对内城鞠了一躬,说道:“请你多多指教,大佐阁下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初上战场的人和不是第一次上战场的人的区别在哪里?”
    永井立即说道:“我知道的不是很清楚,但是,可以说出一些。初上战场的人,动作无论如何老练,他们都会显得很慌乱;而上过战场的人,总是会从容应对这一切。”
    内城:“说的没错。你再看看这些人是不是很慌乱?
    永井用望远镜看了一下,说道:“他们并没有慌乱,只是很混乱。这是怎么回事?”
    内城有些落寞地说道:“他们的指挥官也很厉害,他知道我们是试探性的攻击,所以,就让他们的士兵进行还击,是自由还击,而不是有组织的还击。我们的试探已经落空了。”
    永井有些感慨地说道:“这个人也是这么优秀?”
    内城不客气地说道:“如果这个人不优秀,在我们没有到来之前,就会被他们几个攻陷的。”指了一下山下第三个军官的死体死去的地方。
    尽管那里已经没有了尸体,但是,永井还是明白了。
    永井不由自主地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,大佐阁下,是我认识太过浅薄了。”
    内城看了永井一眼,说道:“你不要瞧不起支那人,其实他们有很多优秀的军官。”
    永井说道:“但是,他们却被我们打败了。”
    内城有些不满地看了永井一眼,说道:“你应该意识到,很多时候,并不是我们打败了他们,而是他们自己打败了他们自己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就拿严先生来说。如果他的长官并没有逃走,而是和严先生一起抗战,弹药充足,你觉得我们有多少胜算?”
    永井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但是,我们是会迟早得到最后的胜利。”
    内城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”
    永井却补充了一句,说道:“但是,我们将会付出难以忍受的代价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山下日军补给站,说道:“这才是问题。如果每一个人支那军人都是像严先生一样,那么我们将在支那寸步难行。即使是战胜了,也是暂时的。”
    永井想了一下,说道:“尽管我不愿意承认,但是,还是必须说,你说得很正确。”

    日军补给站前,日军在疯狂地冲锋者,同时开枪着;他们踩着日军的尸体前进着。

    山坡上,内城和永井依旧用望远镜看着。
    内城用望远镜看着日军补给站,然后扭头看着永井,说道:“你让他们开枪了?”
    永井立即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不由骂道:“混蛋。”
    永井连忙立正,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用手指了一下日军补给站,说道:“里面有很多物资,对于帝国来说,都是十分重要的。我们必须消灭他们,同时要把物资尽可能地保留下来。”
    永井说道:“是。”小心地看着内城,“但是,如果我们只是单纯的靠着士兵的性命进行进攻,即使是胜利,我们所付出的代价,也是不能忍受的。”
    内城不客气地说道:“相对来说,这些物质比帝国勇士的生命更为重要。”委婉一顿,“这样的牺牲也是有必要的。”
    永井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想了一下,说道:“可以让我们的士兵看准了打,争取一击毙命。”

    日军补给站的冲锋线上,日军的的尸体到处都是,硝烟弥漫,日军撤了回去。

    日军补给站,零散的枪声依旧持续着。
    日军补给站内。
    甘声阅和张二蛋、李狗剩等人正在交谈。
    张二蛋很奇怪地说道:“排长,小鬼子也不难打。”
    甘声阅看了外面一眼,不客气地说道:“马上就要开始来真格的。”
    李狗剩有些惊讶地说道:“小鬼子还没有来真格的?”
    甘声阅并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说道:“再来就会很猛烈。”他也不知道日军会怎么进攻的。

    日军补给站外,日军正在集结。

    日军补给站内,张二蛋和甘声阅、李狗剩等人依旧在交谈。
    张二蛋看着日军,对甘声阅说道:“排长,我们也可以让小鬼子在疯狂一些,我们也容易消灭一些。”
    甘声阅不满意地看着张二蛋,说道:“你说的容易。”
    张二蛋看着甘声阅,说道:“排长,我并不说说的。”
    甘声阅看着张二蛋,说道: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
    张二蛋对甘声阅说道:“我发现我们这几次小日本的进攻,一次比一次弱。”
    甘声阅有些不满意地看着张二蛋,说道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    李狗剩连忙说道:“排长,二蛋想说,小鬼子的进攻,开枪很少,好像是很忌讳的。也不是忌讳,而是有些担心。至于是什么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    甘声阅想了一下,说道:“你们这么一说,我觉得他们除了第一次是开枪进攻的,好像这几次都是凭着勇气冲过来的。即使是这一次,他们也只是开了几枪而已。”
    张二蛋连忙说道:“对。但是,他们却造成了我们的伤亡。”
    李狗剩不明白地说道:“从这一点上看,他们根本就不会担心会杀害我们。”
    张二蛋连忙否定地说道:“这不可能,他们恨不能杀光我们。”
    甘声阅向后看了一眼,对张二蛋和李狗剩说道:“他们很有可能考虑的是军事物资。”
    张二蛋也回头看了一眼,说道:“他们害怕是不小心击中军事物资?”
    甘声阅说道:“是的。即使是击中棉花这一类的东西,都有可能会起火,何况是说那些弹药?”
    张二蛋下意识地说道:“还是司令厉害。他知道小日本会是这样,所以在临走之前,让花排长他们都把物资倒上汽油。”
    甘声阅也说道:“当时我心疼的了不得。”
    李狗剩突然说道:“排长,我们可以让小鬼子不顾生死地冲上来。”
    甘声阅有些惊讶,立即说道:“什么办法?”
    李狗剩回头看了一下,说道:“我们把一些物资点上,就可以了。”
    甘声阅几乎高兴的大叫,说道:“好主意,太好了,我怎么就没有想到?”对李狗剩,“你就点上。”
    李狗剩连忙说道:“是。”就弯着腰转身想走。
    甘声阅对李狗剩说道:“狗剩,还有。” 
    李狗剩转身回来看着甘声阅,说道:“什么?”
    甘声阅对李狗剩说道:“不要都点了。”
    李狗剩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犹豫一下,“但是,那些物资如果烧着了炸药怎么办?”
    甘声阅看了一下还在集结的日军,笑了说道:“着了,也省事了,我们和小日本一了百了。”
    李狗剩也笑了,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甘声阅看着李狗剩,说道:“好好干,如果我们活着,我就记你一功。”
    李狗剩否定地说道:“不用。”看着甘声阅,“你让司令给我改一改名字就成。”
    张二蛋连忙说道:“还有我。”
    甘声阅奇怪地问道:“你们都想改名字?”
    张二蛋对甘声阅说道:“是的。我们的名字都太土了,早就想改名字。排长,你不知道我们多羡慕刘二愣子,连做梦都想像刘二愣子那样,被司令改名字叫刘占山。但是,我们不敢,而且也害怕。”
    甘声阅言不由衷地说道:“司令不吃人。”
    李狗剩有些不满意地说道:“排长,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
    甘声阅看着李狗剩,说道:“难道我说的不对?”
    李狗剩看着甘声阅,说道:“司令是不吃人,但是,你见了司令害不害怕?”
    甘声阅连忙说道:“我也害怕。虽然我也很想揍他,但是,我不敢,看见他心里就发怵。”
    张二蛋和李狗剩等人笑了。
    李狗剩对甘声阅说道:“我改名字的事情就拜托你了。”转身就离开。

    日军在山野里蔓延开来。
    梁宽仁率着队伍埋伏着,他的眼睛看着日军,口中说道:“都拿出手雷,等小鬼子一靠近,就扔出去。”看着战士们你们都会使用?
    战士们摇摇头。
    一个战士连忙说道:“副司令,手榴弹我们会用,但是,手雷我们就不会用。”
    梁宽仁说道:“这个简单。”拿着手雷,“等一下看着我做,你们照做就行。”
    战士们立即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梁宽仁对战士们说道:“扔完手雷,我们就立即离开这里。”
    战士们同时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日军来到了梁宽仁等人的下面。
    梁宽仁把手中的手雷拉环拽掉,朝日军扔了出去,然后起身离开。
    战士们也照做,扔出手雷,看也不看,就随梁宽仁等人离开。
    手雷在日军之中不断爆炸着。
    日军立即卧倒。
    日军军官看着前方,挥了一下战刀,咆哮着。
    日军军官对日兵说道:“攻击。”
    日兵立即开始迅速地配合,有的立即趴在地上开枪还击,还有的是进行机枪火力掩护。随后,掷弹筒开始发威,而迫击炮也开始攻击。
    枪声、爆炸声响成一片。
    战士们在梁宽仁的带领下,早已离开,虽然走得并不远,却可以听到日军发出的声音;不少战士回头,也可以看到日军扔在他们刚才趴伏地方手雷传来的爆炸声,还有掷弹筒的声音,也有迫击炮的爆炸声。
    梁宽仁有些感慨地说道:“我们攻击的人,准备的时间很长,但是,小日本攻击我们,只需要这么长的时间。从这里,我们就可以看到我们和小日本之间的差距。”
    一个战士回头看了一下,说道:“我倒不觉得小日本的可怕。”
    梁宽仁看着那个战士,说道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    那个战士对梁宽仁说道:“因为他们的进攻都在你的算计之内。”
    梁宽仁却说道:“但是,我们的算计,只能是给小日本一些伤害而已。”
    那个战士看着梁宽仁,说道:“如果我们一直都是占先,为什么还要害怕小日本?从这一点上看,小日本也是很平常,我们为什么不利用这一点进行反击?”
    梁宽仁想要打击他的积极性,却没有说出来,而是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,是我错了。我们加快脚步,再找一个有利地形进行反击。”

    日军补给站,甘声阅等人的身后不远处,火焰在燃烧。

    山坡上,内城和永井依旧在用望远镜看着甘声阅等人的一举一动。
    内城看到火光,说道:“这个支那指挥官很有智慧。但是,他必须死,绝对不可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。” 
    永井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看了永井一眼,说道:“你是不是不明白?”
    永井立即说道: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    内城无奈地说道:“这个支那指挥官看出我们对补给站内的军事物资的重视,所以,他才下达命令点燃,但是并不是都点燃。这就让我们投鼠忌器,又不得不进攻,不得不做出一些牺牲。”
    永井楞了一下,说道:“这是阳谋。”
    内城对永久说道:“对。我们都知道这是阳谋,却有不可能不上当。好在他在我们的包围之下,没有脱身的可能,否则,我们帝国有了这样对手,将会是很麻烦。永井君,下令冲锋。”

    日军补给站外。
    日军一边集结,一边冲锋。

    日军补给站内,甘声阅和张二蛋、李狗剩等人看着日军的举动。
    李狗剩不明白地说道:“小鬼子这么久这么迫不及待地送死?”
    甘声阅解释地说道:“并不是送死,而是你的招使他们不得不这么做。看来小鬼子是真的急了。”
    李狗剩立即说道:“我的招?”
    甘声阅笑了,回头看了一下,说道:“就是你点燃物资的招。这说明小日本还是很需要这些物资的。”招呼战士,“同志们,兄弟们,我们也别闲着,也杀一些小鬼子。”

    山林边上,侯军和马上荣等人率着战士们、带着乡亲们看着山下。
    山下的村庄依旧冒着烟,一片狼藉,到处都是被日军焚烧殆尽的,没有生机,只有死气。
    而一队日军正时隐时现地出现在远处。
    侯军看着这一切,喃喃自语地进行着自责,说道:“为什么不听司令的?为什么不开枪?难道连慈不掌兵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?司令说的对,一家哭总比一村哭好,如果我开枪了,就不会死这么多人,虽然是有可能会伤到人,但是,也比死这么多人好的多。”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,狠狠地捶了几下自己的脑袋。
    马上荣走了过来,对侯军说道:“政委,这里是不是久留之地。”
    侯军看着马上荣,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,这里不是我们的久留之地,但是,我们临时只能待在这里。”
    马上荣看了一下周围的乡亲们,说道:“政委,乡亲们亲眼看到自己的家变成这样,心里会很愤怒,会逐渐的失去理智,会冲下山去。”
    侯军想了一下,说道:“让我想想。”
    马上荣看着侯军,不明白地说道:“你不知道我们应该撤退到什么地方?”
    侯军有些埋怨地说道:“司令可没有告诉我。这个‘土匪’,怎么什么都没有说?”
    马上荣看看天上的阳光,对侯军说道:“政委,这样下去不行,你也不能思考的太久。”
    侯军也有些无奈,说道:“我也知道不行。但是,我们只能是忍耐。”
    马上荣看着侯军,说道:“我们这些人是可以忍耐,但是,这些乡亲们他们就会忍耐不下去了;他们还没有吃早饭。”
    侯军看着乡亲们。
    这时,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对他的母亲,说道:“妈,我饿。”
    本来就有些骚动的乡亲们,立即就有些不愿意了,群情有些杂乱:“我也饿了。”“我也是。”“我也一样。”等等。他们的情况越来越糟,表情越来越激动。
    侯军连忙过去说道:“乡亲们,听我说,大家千万不要激动,我们······ ”
    一个青年人看着侯军,说道:“我们在山上迟早要饿死。既然要饿死,还不如下山找点吃的,或许我们可能还有一条活路。”
    侯军指了一下远处出没的日军,说道:“小鬼子并没有走,随时都有可能会进入这里。”看着乡亲们,“你们这样下去,无疑是送死,可能小鬼子正等着你们送上门去。”
    中年人对侯军说道:“你的心情我们理解。但是,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?”
    另一个中年妇人自言自语,也是叹息地说道:“与其慢慢地饿死,还不如被鬼子杀死来到痛快。”语气幽幽,“我们怕的是折腾,而不是怕死。”
    乡亲们:“对,好歹都是死,晚死还不如早死。”“我们不如下山去。”“对,下山。”等等。
    乡亲们逐步是失去理智,一起想下山。
    侯军对战士们连忙说道:“拦住。”
    战士们立即行动。
    侯军大声说道:“我理解大家的心情。”
    战士们竭力地拦着,但是还是有些阻拦不住。
    侯军想了一下,说道:“乡亲们,听我说,我来解决。”
    乡亲们停下脚步。
    一个青年不相信地说道:“解决什么?解决吃的?你有这个本事?”
    乡亲们也有些怀疑地附和着,说道:“就是。”
    但是,他们没有都没有移动脚步。
    马上荣看着侯军,说道:“政委,你快说怎么解决吃的。”
    侯军有些哭笑不得地小声说道:“我哪有吃的?”想了一下,就在乡亲们不耐烦的时候,“乡亲们,既然大家相信我,我就领大家去。”
    乡亲们有些怀疑地看着侯军。
    马上荣机灵地说道:“这是我们的政委,他是不可能撒谎的。”
    中年人却并没有相信,说道:“你别哄我们,如果有吃的,你们不早就拿出来了?还能等到现在?”
    侯军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。
    马上荣连忙说道:“我们的粮食不可能在身上带有很多,只能是带了一些干粮。昨天晚上,由于小日本来得很急,而且,乡亲们也不相信我们;我们是为了大家,就没有带粮食。”
    中年人看着马上荣,说道:“这倒是。”
    马上荣看着侯军,说道:“政委。”
    侯军醒悟过来,说道:“乡亲们,我们一起走,向前走。”随后一马当先,就向前走着。
    乡亲们一起跟在侯军的身后。
    马上荣看了一下,对旁边随行的战士们说道:“注意警戒。”
    战士们立正,说道:“是。”开始看着山下的日军。
    一些人则在前面开路,一些人则扶着乡亲们。
    马上荣追上侯军,看着周围的乡亲们,趁着他们不注意,说道:“政委,你真的有粮食?”
    两个人一边走,一边交谈。
    侯军低声说道:“我有个屁粮食。”
    马上荣低声有些惊讶地说道:“你撒谎?” 要知道侯军一直都是文质彬彬的,从来就没有听他说什么脏话,或者带有脏字的话;这个时候说着脏字,说明侯军是真的急了,也是生年子枫的气。
    侯军看了一下乡亲们,低声说道: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    马上荣摇摇头,低声说道:“看来你们读书人也不是很老实,怎么都和司令是一个德性?”
    侯军低声说道:“司令骗过你?”
    马上荣低声回答:“司令骗过副司令。”看着侯军,忍住笑,“里面有你的功劳。”
    侯军低声说道:“你也不老实。”
    马上荣有些担心地看着乡亲们,低声说道:“如果到时候他们发现什么都没有怎么办?”
    侯军低声无奈地说道:“能拖一时算一时。我也是没有办法,总比你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小鬼子杀了吧?” 

    复杂的山野,花世庆和年子枫率着战士们继续走着。
    花世庆看着周围的地形,有些兴奋,对年子枫说道:“司令,这里的地形很复杂,这可是我们打埋伏的好地方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这里?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就是这里。”
    年子枫有些不满意地说道:“你认为是打埋伏的好地方,小鬼子就不知道吗?”
    花世庆想了想,点点头,说道:“小鬼子也知道。但是,我们是埋伏者,小鬼子未必知道。” 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小鬼子可是经过专业的训练,即使他们的军官,都是经过军校训练的,这样的埋伏怎么可能会不知道?除非是他们故意这么做,就像他们追击副司令他们一样。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他们追击副司令就会是让副司令他们埋伏?”
    年子枫回头看了一眼,说道:“对。因为他们并不是要消灭副司令他们,而是要驱赶他们,或者说是吓唬他们。如果知道这样的地方会埋伏而不上当,副司令知道他们是故意追击的,就派人通知我们。”
    花世庆也是回头看了一下,说道:“如果他们故意装作没有发现,那么,副司令他们也会装作不知道,继续引诱他们上当?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对。日军以为得计。”
    花世庆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我们也可以趁机多消灭他们一下?”
    年子枫说道:“对。所以,我们这里的情况和副司令他们那里的情况完全不同,他们是真的想要消灭我们。而我们这样的埋伏效果不好不说,还很有可能会引起他们的警觉。这对我们以后的处境是十分不利的。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什么地方的埋伏会很好?”
    年子枫说道:“就是地形一般般,不太适宜于打埋伏的。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鬼子是很重视地形复杂的地方,而且也很注意;但是,地形不复杂的地方,他们就会很轻松,尤其是那些看似平坦的地方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满意地说道:“很不错,会动脑子了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原则上来说,是的。越是平常的地方,越应该注意,也越是埋伏的好地方。小鬼子很多都是经过训练的人,而且,很多都是会重视地形,对日本人来说,这是基本。所以,复杂的地形,对日军来说,威胁并不大;而平坦的地方,才是最大的威胁。”
    花世庆想了一下,说道:“而看似平常的地方,才是出其不意的效果?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对。我们既然埋伏的效果不大,那么可以扰乱小鬼子的行军步伐。”
    花世庆楞了一下,说道:“干扰?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是的。”
    花世庆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让小鬼子追我们的时候,提心吊胆?这倒是一条好的计策,也是一条迟缓敌人步伐的计策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你只是看到了这些?”
    花世庆认真地说道:“是的。”
    年子枫思索了一下,说道:“如果有人干扰你前进的步伐,你会怎么样?”
    花世庆很肯定地说道:“我会变得焦躁,变得不耐烦。”
    年子枫却说道:“这只是一种表面现象。你的内心和身体也会变得异常疲惫。在晚上的时候,你就会酣睡异常。”
    花世庆立即说道:“这就是祁太平的机会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不错。这才是我所想要的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不断受到惊扰的人,会感觉到异常的累,或者是说好疲惫。这也是心里作用的。”
    花世庆对年子枫说道:“司令,我马上安排人进行阻击小鬼子前进的步伐。”停下脚步,对战士们安排一下,就跑了过来。
    年子枫回头看着日军补给站的方向,久久没有言语。
    花世庆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司令,你担心甘排长他们?”
    年子枫摇摇头,又缓缓地点点头。
    花世庆继续说道: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,司令。”
    年子枫有些叹息地说道:“我并不担心他们,是因为他们从开始阻击敌人的时候,就知道他们已经是绝境,已经没有活着的机会。我担心的是,甘声阅他能不能时刻地保持着清醒的头脑。”

    爆炸声在响着,枪声在喷吐着;这是密集地成为了一个交响曲。
    日军补给站外,日军在疯狂地攻击者日军补给站。

    日军补给站里,甘声阅和张二蛋、李狗剩等人在疯狂地打击日寇。
    甘声阅和李狗剩等人一人一挺机枪,在不断地向外吐着火舌,在不断吞噬着一个又一个的日军;而张二蛋等人则不断扔着手雷;有几个战士则开着枪。

    日军补给站外,一些日军不时瞄准着,不时开着枪,不时有战士倒在阵地上。

    日军补给站内,甘声阅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而是拼命地开着机枪。

    山坡上,内城和永井用望远镜看着日军补给站内的甘声阅等人。
    永井有些感慨地说道:“他们的组织防御很严密。”
    内城也很称赞地说道:“是的。他们的组织不是说严密就可以的,你从他们的脸色,就可以看出来的。”
    永井用望远镜看着甘声阅和张二蛋、李狗剩等人的脸上掠过,对内城说道:“是视死如归?”
    内城有些惆怅地说道:“这样的人是不可战胜的。”
    永井放下望远镜,说道:“我们可以让他们投降。”
    内城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我想答应,但是,你觉得我说算吗?”
    永井楞了一下,还是问道:“大佐阁下,你说了不算?”
    内城放下望远镜,指着日军,说道:“我指挥了几乎是两个旅团的兵力,就是为了消灭这些人。你觉得我有权利指挥这么多人?”
    永井立即说道:“没有。你也没有调动这么多部队的权利。”
    内城喟然长叹地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所以,这场战争并不是我说了算。”
    永井旋即明白过来,说道:“冢木将军?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冢木将军正在赶来。你觉得以冢木将军的本性,他可能饶过这些人吗?”
    永井想了一下,说道:“没有可能。但是,我们可以用投降的名义来引诱他们上当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目光有些严厉,说道:“战士应该有战士的死法,而不是应该受到侮辱。你明白吗?”
    永井连忙立正,躬身为礼,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脸上很严肃,说道:“我只是一个临时的指挥着,所以,我是不可能犯下忌讳,进行越俎代庖的。”
    永井恭敬地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日军补给站内的甘声阅、张二蛋、李狗剩等人,沉声说道:“他们是真正的中国军人,是值得我们尊重的中国军人。”
  
    爆炸声和枪声依旧激烈地响着。
    日军补给站外,日军依旧在打冷枪,依旧在冲锋。

    日军补给站内,甘声阅等人依旧在战斗。
    李狗剩正开着机枪,突然头一歪,无力地倒了。
    张二蛋没有听到李狗剩的枪声,便回头看了一下,流下了眼泪,看到一侧的日军正靠过来,一边开着机枪,一边大叫着说道:“李狗剩,你怎么不开枪?狗娘养的,快点开枪。” 
    张二蛋爬过来,对甘声阅说道:“排长,李狗剩死了。”
    甘声阅生气地说道:“死了?装死?”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“对不起,兄弟,是我说错了。”
    张二蛋回头看了一下,说道:“他不会介意的,因为他知道你也是着急了。排长,我们是不是点炸药?”
    甘声阅并没有清清楚楚,说道:“什么?”依旧开枪。
    张二蛋连忙说道:“我说,我们是不是点······”眉心一个洞,头一歪,牺牲了。
    甘声阅松口机枪,伸手扶着张二蛋,说道:“张二蛋,张二蛋。”目眦剧烈,见张二蛋依旧不动,就丢下他,端起李狗剩的机枪,站起来就打。

    山坡上,内城和永井继续用望远镜观察着。
    永井看着日军不断倒下,说道:“大佐阁下,我们的损失很大,是不是缓一缓在进行攻击?”
    内城绷紧了脸色,说道:“不,我们继续攻击。”
    永井放下望远镜,重复着说道:“我们需要休息。”
    内城冷漠地说道:“我们的敌人更想要休息。”
    永井坚持地说道:“大佐阁下。”
    内城放下望远镜,不满意地看着永井,说道:“八嘎。”挥手给永井一个耳光,“你难道不知道一鼓作气吗?”

浏览 (112) | 评论 (1) | 评分(5) | 支持(1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于公谨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 
 
相关评论
最新点评
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
发表评论
您的评价
差(1) 一般(2) 好(3) 很好(4) 非常好(5)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验 证 码
看不清?更换一张
匿名发表 
 
 
文章搜索
 
 
推荐文章
 
 
投票调查
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
 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(706)
 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(14)
 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(6555)


Copyright ©2008-2021   悟能(二师兄)网  版权所有   陕ICP备05009824号-1    

 
 
访问统计
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