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公谨:《 岁月的城堡》第九章、求饶
作者:于公谨    发布于:2021-04-29 00:32:0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第九章、求饶

    方铭瑄看到了,直接从地上捡起了两块石头,平整的部分在手里,尖端朝外;也没有言语,走到了谢山的身后,对着谢山的后脑袋就是磕下去。
    崔蕊蕊眼疾手快,毕竟是经历很多这样的事情,所以伸手想要拨拉谢山。
    谢山本能地一闪,说道:“着急了?”然后发出了动物般的惨叫。
    方铭瑄并没有理会,而是另外一只握着石头的手,也快速过来,直接打在了谢山的脖子后面。他本来是想要打在谢山的头部,只是谢山受击,身子改变了方向和部位,所以才会打在了脖子上面。谢山软倒在地,看样子昏过去了。方铭瑄想要继续动手。
    崔蕊蕊连忙拉住了方铭瑄,说道:“你会杀了他的。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杀了又怎么样?”
    和谢山一起过来的几个人,想要过去,方铭瑄直接用石头尖对着先过来的一个人手臂,就是一下,那个人发出了“嗷”的一声惨叫;另外一个过来,方铭瑄手臂并没有收回来,而是身子趁势前冲,趁着第二个人没有明白,就撞入了他的怀里,直接把他撞倒在地上,同时踩了一脚。
    方铭瑄的同学,看到方铭瑄被欺负,就一拥而上,开始对着谢山等几个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   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“老师来了”,方铭瑄抬头看了一下,见是崔蕊蕊的班主任正走过来,就说“走”;伸手拉一下崔蕊蕊,和同学们一哄而散。
    崔蕊蕊随着方铭瑄跑着。
    班主任看到一群孩子散开,也没有跑的几个人,也有躺在地上,感觉有些不好,就加快了速度,来到了谢山的身边,看到谢山满头满脸都是血,有些惊讶,有些着急地说道:“谁打的?”弯腰想要看清楚谢山的伤势。
    谢山说道:“是我自己摔得。”
    旁边一个同学说道:“你也就是这样回答。”看着班主任,“是崔蕊蕊弟弟打得,他调戏崔蕊蕊,被方铭瑄打了。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旁边的几个躺在地上的人说道:“他们几个?”
    那个同学说道:“他们想要帮忙。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谢山,说道:“你让我怎么说你,谢山?”
    那个同学对班主任说道:“老师,你还是担心他们明天能否上学吧?”
    班主任说道:“都这样了,还上学?”感觉了不对劲儿,“什么意思?”
    那个同学看着班主任,说道:“方铭瑄不可能会就这样算了的。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那个同学,说道:“都这样了,还想要怎么样?”
    那个同学说道:“我们大队原来的革委会主任,得罪了方铭瑄,方铭瑄都是不死不休。”看了谢山一眼,“而且,崔蕊蕊是方铭瑄的姐姐,他怎么可能会就这样让事情过去?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那个人,说道:“方铭瑄?崔蕊蕊?”刚才听到了方铭瑄和崔蕊蕊的名字,并没有在意,因为他注意的是谢山;这个时候发觉不对劲儿,“他们不是一个姓?”
    那个同学说道:“方铭瑄是崔蕊蕊爸爸妈妈收养的孩子。”看着谢山,“即使是报崔家收养之恩,也不可能会这样算了。今天因为崔蕊蕊在场,他没有下重手,否则,谢山,你今天能够站起来,都是幸运。还有,方铭瑄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,他可能是学过拳脚的。”
    班主任有些不满意,说道:“学过拳脚,就可以这样对人?”
    那个同学对班主任说道:“他从来就没有主动对付别人,也从来就没有想要对付谁,也不会惹是生非。但是,别人惹了他,他就不会放弃报复。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那个人,说道:“去道歉怎么样?”
    那个学生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   第二天,在学生们上学的时候,崔蕊蕊的班主任,就在注意在学校门口看着,看到了一个学生模样的人,手里拎着一个人高的粪叉,站在门口,看着每一个来上学的学生;有的和他打着招呼。如果不是昨天那个学生告诉他,他可能忽略了粪叉。
    想了一下,就走过去,因为他家离学校很近;对这个学生说道:“方铭瑄?”
    这个人正是方铭瑄。
    方铭瑄本能地说道:“啊。”扭头看到是老师;他去过崔蕊蕊班级,所以认得这个是崔蕊蕊的班主任。
    班主任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    方铭瑄看了班主任一眼,说道:“捡粪。”
    班主任说道:“学校门口捡粪?”
    方铭瑄看了班主任一眼,说道:“有些人形的粪便,应该进行清理。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这样做不对,不是你说他们是粪便,他们就粪便;应该交给老师来处理。你是学生,应该读书的。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班主任,说道:“应该怎么处理?你来告诉我?当我姐受到调戏的时候,好像你不在吧?”
    班主任说道:“我是没有在。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班主任,很不客气说道:“他们是一天的人吗?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什么意思?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班主任,说道:“什么意思?我是说,他们以前没有少做这些事情吧?”
    班主任想了一下,说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班主任,说道:“你不知道?还是想要装着不知道?他们调戏别人你不知道?他们挨打你就知道?你告诉告诉我,这里面是什么理由?我读书少,很多大道理我不知道,只是知道你在不负责任。我没有说错吧?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但是,这不是这样。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班主任,说道:“是什么样?你告诉告诉我?我们就应该受到调戏,对吗?就不该反抗,对吗?就应该是让他们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,对吗?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班主任,说道:“你说什么意思?你没有制止他调戏女生,还要说着便宜话?你告诉告诉我,你说的什么意思?”

    班主任到了医院,看着谢山,也看到了谢山的父母。
    班主任说道:“老谢。”是喊着谢山的父亲。
    老谢看着班主任,说道:“什么样的人,把他打成了这样?”
    班主任说道:“是读初一的。”
    老谢有些惊讶,看着班主任,说道:“这么小?就这么狠?”看看谢山,“最起码他应该过来看看他。”指了一下谢山,“或者是他的父母过来。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谢山,说道:“你没有告诉你父母的前因后果?”
    老谢夫妻看着谢山。
    谢山有些羞愧地说道:“没有。”
    班主任对老谢说道:“我们出去说。”和老谢来到了院子里面,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。
    老谢说道:“什么?这个小兔崽子。”就想回去。
    班主任连忙拦住老谢,说道:“想想怎么解决那个孩子吧。”
    老谢说道:“他不肯罢休?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老谢,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老谢看着班主任,说道:“他就没有想到那个后果?要知道,他就是一个孩子?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老谢,说道:“你还没有明白?”
    老谢看着班主任,说道:“我怎么可能会明白?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老谢,说道:“方铭瑄是一个养子,一个知道报恩的养子。而崔蕊蕊是他的姐姐,这个时候,就换了是你,会这样算了?”
    老谢寻思了一下,说道:“这个孩子很不错啊。”
    班主任看了一眼病房里面,说道:“想要让事情过去,只能是去找方铭瑄的养父,就是崔蕊蕊的父亲。你应该知道的。”
    老谢看着班主任,说道:“他是谁?”
    班主任说道:“叫崔学勇。”
    老谢楞了一下,说道:“崔学勇啊?”
    班主任看着老谢,说道:“你认识?”

    方铭瑄和崔蕊蕊一起回到家里,秦晓梅有些奇怪地看了一下。
    崔蕊蕊和方铭瑄很少一起回家的,毕竟崔蕊蕊是骑车的,而方铭瑄是走走;而今天却一起回到了家,就有些不一样的感觉;只是并没有问。
    崔蕊蕊和方铭瑄各自放下书包,开始写着作业;而崔蕾蕾已经上学,却喜欢和方铭瑄在一起,总是叫着“哥哥”。秦晓梅担心打扰着方铭瑄的学习,制止着崔蕾蕾;只是崔蕾蕾答应了,转头自己就忘记了,还是哥哥地叫着。这让秦晓梅也有些无奈。
    崔学勇回家的时候,天色有些暗淡。放好自行车,进入家里。
    秦晓梅有些埋怨地说道:“今天怎么回来的晚了?”
    崔学勇说道:“有点事耽搁了。”
    秦晓梅并没有继续追问,而是说道:“等你吃饭。”
    崔学勇说道:“好。”
    一家人就围着桌子坐好,开始吃饭。
    崔学勇看着崔蕊蕊,说道:“你有个同学是谢山?”
    崔蕊蕊本能地说道:“是。”小心翼翼地看了方铭瑄一眼,对崔学勇,“爸,你怎么知道?”
    崔学勇看着崔蕊蕊,说道:“今天他爸来找我。”
    崔蕊蕊看着崔学勇,说道:“都告诉你了?”
    崔学勇说道:“对。”看着方铭瑄,“事情到此为止。”
    方铭瑄对崔学勇说道:“他也到此为止?”
    崔学勇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他爸承诺,以后都不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崔蕊蕊,说道:“好吧,他如果做不到,就不要怪我。”
    崔学勇说道:“好。”
    秦晓梅看着崔学勇,看看方铭瑄,看看崔蕊蕊,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    崔学勇说道:“老谢的儿子调戏咱们的女儿,差点被儿子杀了。”

    方铭瑄和崔蕊蕊照常上学,谢山和他的几个拜把子兄弟,并没有过来找麻烦;只是崔蕊蕊一般都是和方铭瑄一起走,担心着方铭瑄。
    去学校的时候,都是经过不远处的派出所;当然,都是抓方铭瑄的那个派出所,也不可能会有其它的派出所;而每一次经过派出所,方铭瑄都是看着。崔蕊蕊有些担心,一直跟着方铭瑄。
    很快,又是一年的秋冬季节,淡淡的雾在绕着。
    崔蕊蕊因为是值日,所以走得很快;而方铭瑄就落在了后面。经过派出所的时候,看到了汪楷书。派出所上班时间,和学生上课时间是一致;汪楷书是因为值夜班,出去吃了早饭,所以才会这么早地出现了,被方铭瑄发现。
    方铭瑄并没有言语,而是寻找着工具;看到旁边一户人家院门外放着一个四齿耙子;尽管没有看到人,还是说了一句:“借用一下。”也不管是否有人,也不管是否听见,就拿起来,直接奔着汪楷书跑过去。
    汪楷书并不知道,而是继续走着;方铭瑄举起了四齿耙子,对着汪楷书的脑袋,就落下去。
    就在这时,旁边过来一个人,扑倒了汪楷书,让方铭瑄的耙子刨了一个空;耙子落在了地上;只是自傲半空,方铭瑄就没有用力,只是惯性还在,所以就刨下去;在触地一瞬间,方铭瑄松了一下手;耙子落到地上,跳动了几下,尖刺有些弯曲。
    方铭瑄看着救下汪楷书的人,是所长。并没有放弃,而是重新拾起耙子。
    汪楷书被扑倒在地,有些莫名其妙和恼火,说道:“混蛋。”看到是所长,楞了一下,想要说什么。
    所长说道:“快点起来。”就立即起来,站在了汪楷书的身前。
    汪楷书并不满意,嘟囔着嘴,想要说什么,看到方铭瑄,立即一激灵;再看到方铭瑄拿着四齿耙子,而且尖刺已经有些弯曲,不由直冒冷汗。这个时候,即使是再不知道好歹,也猜到是所长救了他;立即爬起来,躲在了所长身后。
    方铭瑄看着所长,说道:“让开。”四齿耙子举了起来。
    所长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你为什么要杀了他?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我没有想要杀了他,就想要教训他。”
    所长说道:“这还是教训?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这不是教训是什么?”
    所长楞了一下,看着方铭瑄,因为方铭瑄并没有说错;用四齿耙想要杀了汪楷书,却并没有承认;如果是要问,就可以说是小孩子不知道轻重。想了一下,说道:“你这也是教训?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上班,恰好看到这一幕,立即过去,想要把方铭瑄拉走。
    方铭瑄并不知道,而是看着所长,说道:“这怎么就不是教训?”
    所长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你怎么可以教训警察?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警察就可以随随便便地打人?”
    所长说道:“这是几年前的事情。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所长,说道:“几年前就可以忘记?就可以不算?”
    所长想了一下,说道:“事情不是这样。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所长,说道:“事情是什么样?无缘无故打了我一顿,还有让我感恩戴德?他可以随随便便就打我,为什么我不可以打他?”
    所长对方铭瑄说道:“你这样做不对。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怎么是对?警察就可以这样?可以任意抓人打人?”
    所长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你就这样打他?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所长,说道:“我想用拳头,可以吗?你觉得可能吗?这是不是变相地想要让他继续揍我?你的心眼好像也不好使?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早就来到了方铭瑄的身后,听到了方铭瑄和所长的对话,觉得有些不对劲儿,所以并没有过去,也并没有阻拦着方铭瑄。
    所长看到了,以为是方铭瑄的班主任;也没有这个时候点破。看到一直都没有制止,觉得有些奇怪;毕竟教师和农民不一样,穿戴也是很不相同。一个简单的判断推理,就可以知道这个人并不是农民;而关心地看着方铭瑄,就说明是老师,很有可能是方铭瑄的老师。很多人都是经过了,停住脚步,远远看着,并没有靠近;只有崔蕊蕊班主任一个人走过来。对崔蕊蕊班主任说道:“你应该管好你的学生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看着所长,说道:“这件事情就像他所说的,真的是那样?”
    所长说道:“什么样?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看着所长,说道:“警察可以随随便便地打人?”
    方铭瑄回头看到是崔蕊蕊班主任,多少有些意外;却并没有言语。
    所长回头看了一下汪楷书,说道:“他是不对。但是,这是因为他想要对别人不利。”当然,第一个“他”指的是汪楷书,第二个“他”指的是方铭瑄。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看着所长,说道:“他怎么对人不利了?一个十多岁的孩子,你说出去有人信吗?”
    所长说道:“有人相信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说道:“除了你,对吗?”看看汪楷书,“对了,还有他。对不对?”
    所长有些意外,看着崔蕊蕊班主任,说道:“我们是警察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有些不屑地说道:“我知道。你们是警察,是应该保护人民财产;我们的治安就指望你们,我们的安全,也指望你们。问题是,你们不能是警察,就可以进行敲诈勒索,就可以为所欲为,就可以和那些国民党时期的旧警察一样吧?”
    所长立即说道:“我们不可能会和旧警察一样。这不可能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继续说道:“那么,我问你,你们能够把一个十岁的孩子逮捕,还要进行殴打?”
    所长说道:“这是我们的错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瞪大了眼睛,说道:“还真是你们做的?”
    所长有些愣了,说道:“你不知道?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说道:“听说过,一直不相信。就是他?”指了一下方铭瑄。
    所长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很不客气地说道:“即使是国民党时期的警察,也不可能会做到这一点,你们是怎么做到的?来,你给我解释解释。”
    所长面红耳赤,说道:“这是意外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说道:“什么是意外?你说给我听听?这样是意外么?十岁的孩子啊,你们下得了手?”指了一下方铭瑄,“你告诉告诉我,你十岁在干什么?能够做什么?”

    方铭瑄被崔蕊蕊班主任领走,汪楷书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,对所长说道:“谢谢所长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    所长很不客气地说道:“你先不要谢我。”本来想要说“你就是警察的耻辱,就不该救你”,话到嘴边,就变了,“你想想以后怎么办吧。”
    汪楷书看着所长,说道:“以后?”
    所长说道:“我救了你一次,救不了你两次。毕竟你做得太过分了。”
    汪楷书想了一下,说道:“怎么才会让他不再这样杀我?”同时打了一个冷战;因为他想到了方铭瑄舞动四齿耙子;如果所长不在,就会在他的脑袋上面落下四个窟窿眼;肯定是不可能会活着。
    所长想了一下,说道:“问问那个老师。”
    汪楷书说道:“他有办法?”
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和方铭瑄一起回学校;方铭瑄尽管想要用四齿耙子钉在汪楷书的头上,只是这个时候并没有机会,所长是可不能会让开的。而且,看到的人很多;很多的警察,也出现了,也过来,在所长的旁边,这就是迫使方铭瑄改变主意。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看着方铭瑄把四齿耙还回去,才对方铭瑄说道:“你怎么能够这样做?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我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想要让四齿耙子在那个警察头上量一下长短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打了一个冷战,因为方铭瑄说得是轻描淡写。四齿耙,在汪楷书头上量一下长短?怎么量?如果是真的量进去,那么,四齿耙的四个齿,恐怕是从汪楷书的头上进去,会从下巴钻出来,几乎是可以肯定的。
    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你不可以这样做。”
    方铭瑄笑了,说的:“理论上是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下意识地重复着,说的:“理论上?”从这一句话里面就可以断定,方铭瑄还是想要杀了汪楷书。毕竟理论只是理论,而实践是需要具体行动的。想了一下,对方铭瑄说道:“你不能这样做。”
    方铭瑄对崔蕊蕊班主任说道:“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,老师。问题是,我当时只有十岁,他凭什么那样对我?就因为他是警察?”
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师,也是想要保护着方铭瑄,并没有想要让方铭瑄这样背上杀人犯的罪名;费劲了脑细胞也没有想到办法,只能是对崔蕊蕊进行询问,重复了解方铭瑄的情况。
    崔蕊蕊看到是自己的班主任,出于信任,就告诉了崔蕊蕊班主任。班主任对方铭瑄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。放学的时候,他想要回家,路过派出所,就被汪楷书堵到。汪楷书下班了,并没有走,而是一直等待着崔蕊蕊的班主任,因为他不想要被方铭瑄惦记。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有些看不起汪楷书,还是出于礼貌,说道: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
    汪楷书看着崔蕊蕊班主任,说道:“他怎么样才可以罢手?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笑了,带着讽刺的语气,说道:“你也知道害怕?”
    汪楷书并没有隐瞒,用着四个手指比划着自己的头部,说道:“这可不是开玩笑啊。他可以说失手;因为我揍了他,不服气,想要报复,结果是失手了。好像并没有什么罪过,问题是,我的脑袋上面会多长四个窟窿眼。”想到了四齿耙落在头上的结果,打了一个冷战。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看着汪楷书,说道:“你当时是怎么想的?对一个十岁的孩子也能够下得了手?”
    汪楷书说道:“可能是我的脑袋被驴踢了。”他不可能会说,是因为胡友海给了他好处。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很不客气地说道:“我看也是。”
    汪楷书并没有生气,而是有些着急,对崔蕊蕊班主任说道:“他怎么才可以收手?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看着汪楷书,说道:“不知道。”
    汪楷书说道:“求求你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看着汪楷书,说道:“你可以做到什么样?”
    汪楷书说道:“只要是他不再这样对我,我怎么样都行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并不相信,看着汪楷书,说道:“你真的可以做到?”
    汪楷书说道:“当然是可以做到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看着汪楷书,说道:“方铭瑄是崔家的养子。”
    汪楷书着急地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有些嘲讽地看着汪楷书,说道:“你是着急了?”
    汪楷书并没有隐瞒,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说道:“不知道方铭瑄的父母什么时候能够找到他。”顿了一下,“好像是方铭瑄的父母并不是简单的人物。”
    汪楷书不知道崔蕊蕊班主任想要说什么,只能是耐着性子等待着。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继续说道:“方铭瑄这个人是恩怨分明,而且是知恩图报。”看着汪楷书,“你的做法,是去崔家,跪在崔蕊蕊父亲崔学勇的脚下,求他。方铭瑄才会放过你。”
    汪楷书说道:“我怎么可能会下跪?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说道:“我就没有办法了。”
    汪楷书想了一下,说道:“就没有别的办法?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说道:“没有。方铭瑄是因为崔学勇的原因放过你,而不是因为他自己的原因。这是他知恩图报的一方面。你不要存在侥幸;如果是过一段时间,方铭瑄学习了沉稳,那么你真的是没有活命的机会。还有,他会一些拳脚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最可怕就是他去劳改,结果是,他会反思,会计划,就会有着周密的思维。”看着汪楷书,“那个时候,你真的是怎么死都不知道。因为他不可能会这么莽撞,想要大白天就开始对你动手。”
    汪楷书的脸色变得很难看。崔蕊蕊班主任的话并不是恫吓,而是说了一个事实,就是方铭瑄会变得很可怕,那个时候,方铭瑄会用着周密的计划,会对他动手;也会对胡友海动手。而且,他的年纪并不大,十五六岁。杀了人,也没有多少罪过。
    必须是尽快想办法解决,而且是尽快。汪楷书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。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转身想要离开,却犹豫了一下,看看汪楷书,说道:“这是很可怕。你要速度快,方铭瑄成长起来是很可怕的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还有,你要知道,这件事情是很棘手。时间不等人。”
    汪楷书说道:“谢谢。”这是由衷的,因为崔蕊蕊班主任说得没错。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对汪楷书说道:“方铭瑄这个孩子很懂事。”

    天气逐渐冷了下来;身上的衣服在开始增厚。
    崔蕊蕊和方铭瑄一起放学回家;崔蕾蕾正在窗台石上看书,听到院门的动静,抬头看了一下,发现是方铭瑄,立即跳下地,穿上鞋,跑出去,说道:“哥,你回来了?”同时,张开手臂。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回来了。”张开手臂,抱起崔蕾蕾,“写完作业了?”
    崔蕾蕾说道:“写完了;在看书。”
    崔蕊蕊有些嫉妒地说道:“你多大了,还这样撒娇?”
    崔蕾蕾说道:“我愿意。”
    崔蕊蕊看着崔蕾蕾,说道:“怎么愿意?嗯?下来,铭瑄累了一天了,你怎么可以这样?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姐,没事。”
    崔蕾蕾看着崔蕊蕊,说道:“看看,哥说没事。”
    秦晓梅正在做饭,看到方铭瑄和崔蕊蕊回来,说道:“快点进来,你爸回来就开始吃饭。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好的,妈。”抱着崔蕾蕾进入家里。
    崔蕊蕊并没有言语,而是把自行车推到家门边上,靠着墙,锁起来,就进入家里。
    秦晓梅看着崔蕾蕾,说道:“你又让哥哥抱?”
    崔蕾蕾笑着,不说话。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我愿意的。”把崔蕾蕾抱到炕上,“哥哥过去烧火。”同时放下书包。回到了灶间,直接蹲了下来,开始烧火。
    秦晓梅说道:“你写作业?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在学校写完了。”
    秦晓梅也知道方铭瑄早就写完作业;在学校的时候,就开始写作业的;放学后就帮助父母干活。
    崔蕊蕊进来,看着秦晓梅,说道:“我去写作业。”就过去开始坐下写作业。这个时候的电,已经改变太多,不是说停就停了;不过,还是有时候会停电。
    秦晓梅看了崔蕊蕊一眼,并没有说什么,而是继续做饭。她对方铭瑄十分满意。
    崔学勇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天黑了;他几乎是每一天都如此忙碌;而且,每一天都是这个时候回来了,回家就等吃饭。
    秦晓梅不知道抱怨多少次,只是没有办法,这就是时代的印记。
    饭做好了,秦晓梅就会不断看着外面,看看崔学勇回来了没有。而方铭瑄则是会和崔蕾蕾讲着故事。
    崔蕾蕾很崇拜地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哥哥,你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故事?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是看书看来的。”
    崔蕾蕾看着自己的书,说道:“我怎么就没有看到?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因为你的书太少了。”
    崔蕾蕾问道:“你书多?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当然多了。”
    崔蕾蕾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我也想要看。”
    崔蕊蕊有些不屑地说道:“看什么看?你才认识几个字?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崔蕊蕊,说道:“好学是好事啊。”
    崔蕊蕊说道:“她会把书弄得一团糟。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没事。”
    崔蕊蕊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你媳妇的书,让你媳妇知道了,我看你怎么办?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崔蕊蕊,说道:“我媳妇吗?”微微地失神一下。
    崔蕊蕊看着方铭瑄的样子,说道:“你还不如跟她过去?”
    方铭瑄不明白地看着崔蕊蕊,说道:“她的书很好看。”
    崔蕊蕊说道:“你看书就看饱了。”
    方铭瑄没有继续说什么,而是对崔蕾蕾说道:“你看书,要查字典。”
    崔蕾蕾说道:“什么是字典?”
    崔蕊蕊没好气说道:“不知道。”
    方铭瑄过去,从窗台上拿起字典,说道:“这就是字典。”
    崔蕊蕊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你真傻还是假傻?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崔蕊蕊,说道:“什么?”
    崔蕊蕊看看崔蕾蕾,对方铭瑄说道:“你以为她真不知道什么是字典?”
    方铭瑄看着崔蕾蕾。
    崔蕾蕾笑了,说道:“哥哥真好骗。”
    方铭瑄拧了一下崔蕾蕾的鼻子,说道:“你真调皮。”然后,听到了远门的响声,让崔蕊蕊离开,同时就连忙下地。
    崔蕾蕾不明白地看着方铭瑄,说道:“哥,做什么?”
    崔蕊蕊看了方铭瑄一眼,说道:“爸回来了。”
    崔蕾蕾楞了一下,连忙看着窗外。
    崔蕊蕊说道:“不用看,肯定是。”可能崔蕾蕾并没有注意,因为是年龄小的关系;而她已经是大姑娘了,是大人了,尽管这个“大”有些是她自己认为的。
    崔蕾蕾看着,说道:“真的是爸回来了。”外面尽管是一个黑影,还是可以确定,就是崔学勇回来了。
    秦晓梅听到了动静,连忙推开灶间的门,迎了出去。
    方铭瑄则是放好桌子,立即去了灶间,开始端着饭菜。
    崔学勇放好自行车,和秦晓梅一起进入家里。
    方铭瑄看到崔学勇,说道:“爸,下班了?”同时,端着菜,就迅速地向东屋走去。
    秦晓梅看到了,说道:“这个孩子,很烫的。”
    方铭瑄放下盘子,用手抓着自己的耳朵,说道:“还可以。”
    崔学勇回到屋子里放下包,对方铭瑄说道:“你不会拿着抹布垫在下面?”
    方铭瑄说道:“着急了。”
    崔学勇说道:“这不是理由。”看着方铭瑄,“如果菜洒了,重做并没有关系。如果是洒在了你的脚上怎么办?这是我最担心的。”
    秦晓梅想了想,说道:“以后你不要端饭菜。”
    崔学勇看着秦晓梅,说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    秦晓梅看着崔学勇,说道:“我担心他有危险。”
    崔学勇说道:“没有关系,以后也要做事情的。这是一种锻炼,也是一种磨练。”
    秦晓梅笑了,说道:“怎么可能?这和做事情有什么关系?弄得有些非同寻常。”
    崔学勇看着秦晓梅说道:“端菜的时候,可以简单地判断热与冷?”
    秦晓梅说道:“这用你说?”
    崔学勇继续说道:“简单的判断,就可以知道了。然后,你就想到的是用什么端菜。凉了,就用手;热得烫手,就用东西裹着端过去。用什么端过去?也需要判断。”
    方铭瑄认真地说道:“我知道了,爸。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已经习惯了叫崔学勇“爸”了。
    崔学勇说道:“走,吃饭。”

    灯光下,一家五口,围着桌子吃饭。
    崔学勇问着方铭瑄学习了什么;问着崔蕊蕊,问着崔蕾蕾。这是习惯了。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听到了院子里面好像有动静。
    秦晓梅看了崔学勇一眼,说道:“你没有关门?”
    崔学勇看着秦晓梅,说道:“好像是没有关吧?”有些不确定。
    这时,家门开了。
    五个人楞了一下,很显然有人来了。
    坐在炕边的秦晓梅,里面下地,想要去到灶间,开门就看到一个人,有些惊讶,说道:“你?怎么是你?”审视着,“你来做什么?”
    这个人说道:“在吃饭?”犹豫一下,进入屋里,把手里拎着东西放下,然后直接跪着,“我来道歉。”穿着普通人的衣服。
    方铭瑄一看到这个人,说道:“汪楷书?”
    这个人不用说,正是汪楷书。

    早晨,方铭瑄和崔蕊蕊照常上学;到了校门口,遇到了崔蕊蕊班主任。
    崔蕊蕊和班主任打着招呼,说道:“早上好,老师。”
    崔蕊蕊班主任说道:“早上好。”看着方铭瑄,“你先上学。”
    方铭瑄停住脚步,而崔蕊蕊露出着奇怪的表情,看看班主任,看看方铭瑄,然后说道:“是。”就走了。
    方铭瑄不明白地看着崔蕊蕊班主任。

浏览 (23) | 评论 (1) | 评分(5) | 支持(1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于公谨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 
 
相关评论
最新点评
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
发表评论
您的评价
差(1) 一般(2) 好(3) 很好(4) 非常好(5)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验 证 码
看不清?更换一张
匿名发表 
 
 
文章搜索
 
 
推荐文章
 
 
投票调查
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
 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(706)
 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(14)
 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(6555)


Copyright ©2008-2021   悟能(二师兄)网  版权所有   陕ICP备05009824号-1    

 
 
访问统计
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