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公谨: 雪花落下的畅想
作者:于公谨    发布于:2021-04-09 01:32:11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散文随笔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雪花落下的畅想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/于公谨
    安静地看着,雪花落着,并不是想要构筑着一个香榭,而是无声地想要染遍这个世界;可能是蓄谋已久,想要让每一个岁月的山头,都有着妖娆,都有着骄傲。雪花很大,带着潇洒,带着优雅,在慢慢地飞旋着,慢慢地舞动着;让天地之间变得模糊,让很多的东西都看不清楚。有的雪花在飞翔,缓缓地舞动着白色的迷茫,在空中荡漾,落在了我的脸上,让我感觉到了日子的清凉。尽管知道这并不是光阴的眼泪,还是觉得有些疲惫,可能是因为美,或者是因为雪的魅;有可能是因为心中的乱,随着雪花在盘旋。
    并不是想要感受,而是想要让雪花的悠悠,会落在山头,而不是我的心头。曾经忍不住回头,想要看看过去的水流,是否依旧在漂流。只是忘了,冬日的冷漠,怎么可能会让河,还在继续浮动着曲折?怎么可能会让时光的苦涩,没有萧瑟?很多遗忘的角落,和记忆的东西交错;很多的尘埃,却偏偏会徘徊,在思绪的阳光里,开始荡起涟漪,让我有些情不自禁,想要接受这份脚印,或者是接受着过去的吻;只是时光上面的斑纹,已经有了夜色的深沉,让我知道,那些过去已经成为缥缈,无论好与不好,都是岁月的笑。
    雪花,依旧在落下,想要用它的方式,对人世间的繁华做出诠释。只是并不知道山的褶皱,就像是波浪涌动不休;不可能会因为它而改变,或者是不再进行伸延;那里有着沟壑,有着很多的转折;可能是很突兀,也可能是正常的路。本来是有着很多的迷茫,也有着很多的沧桑,在回荡;却因为雪的弥漫,多了一些缱绻,也掩盖了很多的东西,让那些犹疑没有了足迹。并不是雪有意地进行遮挡,而是山的霓裳,在飞扬。可能是想增添着几分神秘,或者是想要一份美丽,或者是想要一份得意,所以才会有了这样的装饰,让雪任意地掩饰。
    树,显得有些孤独;很多都像是一个个哨兵,在守候着这份时光的平淡,或者是想要保持着这份岁月的眷念。却相互之间,有着几分间断,保持着距离,并不是十分亲密。它们好像是无助,也好像是在寻找着路;因为看不到方向,所以变成了憔悴的模样;却因为不甘,就这样屈服在天地之间,所以竭力地伸出了手臂,在微风里面游弋。天空有些濛濛的,像是人脸的寂寞;也像是云,带着的消沉,在接受着雪的盘问。只是并不愿意回答,有着几分挣扎。雪并不满意树的傲视,所以想要淹没着树的独立,让树哭泣,或者是失意。
    河,看上去好像是依旧保持着曲折;只是现在却沉默;原来唱着岁月的歌,却是很久以前的欢乐。并没有注意,时间里面的演绎,可能是想要一道缝隙,让很多的笑意,散落在时光的足迹里。
    雪,并没有清冽,也不是很猛烈,却可以让山变得妖娆,也可以让河流带上骄傲。这并不是时光里面的凋零,而是岁月中间的冷清,在落下着很多的情。并没有过于纠缠,只是想要让雪花落入我的心间。并没有看到寒霜,尽管是感受着凄凉,却也可以闻到淡淡的花香,因为红梅的绽放,可以感受着希望,如水一样,依旧会缓缓地流淌。

浏览 (127) | 评论 (1) | 评分(5) | 支持(1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于公谨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标签:钉耙文章
 
 
相关评论
最新点评
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
发表评论
您的评价
差(1) 一般(2) 好(3) 很好(4) 非常好(5)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验 证 码
看不清?更换一张
匿名发表 
 
 
文章搜索
 
 
推荐文章
 
 
投票调查
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
 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(706)
 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(14)
 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(6554)


Copyright ©2008-2021   悟能(二师兄)网  版权所有   陕ICP备05009824号-1    

 
 
访问统计
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