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公谨:《 爱情的自助餐》 第十章、礼服
作者:于公谨    发布于:2021-04-29 00:41:40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第十章、礼服

    傅莹轻轻地说道:“这并不是老头的责任,而是这些人的责任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丛飞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不错。很多不知道感恩的人,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得到,而不是一个付出。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如果给了他们股份,他们觉得自己每一个人都是主人,就应该是得到,就应该获得更多,就会对公司更加的上下其手。他们贪得无厌,迟早会毁掉整个公司的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不错。”
    傅莹看了江海天一眼,说道:“很多事情都是难以控制的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应该说是人心难测。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对。曾经看过一件事情,有一个人看到一个乞丐可怜,就每一天经过乞丐的身边,都会给乞丐一些钱;很长时间之后,乞丐习以为常。后来结婚了,就给乞丐少了。乞丐很不满意,就问他,为什么要少给?他说,我结婚了。那个乞丐给了他一个耳光,说你怎么可以用我的钱结婚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这就是人心。”看着傅莹,“只是你有些例外。”
    傅莹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我也不可能会是例外。” 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是么?你对夏莲,还是和以前一样,就说明了你这个人很不错。还有,有些过去帮助过你的人,你也开始回报,对吗?”
    傅莹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很多事情,不用你说,我就知道的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宁氏集团今天晚上有一个酒会,请我过去一下。”看着傅莹,“我少一个女伴。”
    傅莹有些大喜过望,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我可以吗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过一会儿,和我一起取件礼服。”
    傅莹想了一下,说道:“我自己买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一件礼物而已。”看着傅莹,“别墅装修的怎么样?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还可以。我请人看着。如果质量不和格,我就让他们返工。”
    江海天看了傅莹一眼,说道:“我的的意思是说,设计方面,是否让你满意。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我很满意。毕竟是挑了很久的设计图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有什么不满意,立即提出来进行修正。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放心好了,大叔。”
    江海天淡淡地说道:“不是我放心的问题,也不是我的问题,而是你的问题。”
    傅莹不明白地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    江海天看着傅莹,说道:“傻丫头,到现在还不明白?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什么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是送给你的礼物。”
    傅莹顿时瞪大了眼睛,说道:“我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对,你。”
    傅莹咽了一口唾沫,说道:“为什么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我说过的,你很快会独当一面。而作为独当一面的人,怎么可能会住破房子?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这个礼物有些大了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你做的事情,相对来说并不大,也给得不多。比如说,和管峰合作,争取的利益,就是别墅的几十倍,不要说以后的发展。还有搬家,事无巨细,你都进行统计。就可以看出来你这个人的能力。这样的能力,我怎么可能会不笼络住?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搬家?哦,搬公司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对。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我如果在别人手下做,也不可能会有着这样的机会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不是没有机会,而是他们不知道你的能力。从小到大,只是一个很残酷的生存方式,也是一种很多锻炼的方式。”看着傅莹,“你能够走到今天,已经是很不容易。这是最重要的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夏莲是可不能会做到这一点。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我愿意像夏莲一样长大。”
    江海天看着外面,说道:“温室里面的花朵,拥有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。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我知道了,大叔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可能宁自强在今天晚上也会出现。”
    傅莹楞了一下,说道:“宁自强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宁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,怎么可能会不出现?”
    傅莹想了一下,说道:“会是怎么样出现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会是平常地出现。”
    傅莹不明白地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不是继承人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他还不够资格做继承人。”
    傅莹有些不明白地说道:“不够资格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他来这里工作,是一种锻炼,而不是想要工作。”看着傅莹,“继承人并不是简单的选择。你以为富二代都是可以吃喝玩乐?”

    在雅间里面,小安静地看着电视;管峰和赵冉冉吃着饭,同时继续交谈着。
    赵冉冉并没有听懂管峰的话,说道:“什么意思?”
    管峰微微喟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即使是叛逆期,十年的时间也会变得不一样。”看着赵冉冉,“这个道理,你应该知道的。”
    赵冉冉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    管峰看着赵冉冉,说道:“你和他是怎么分开的?”
    赵冉冉说道:“是我的过错。”
    管峰看着赵冉冉,很显然赵冉冉并不愿意说出原因。也只是想了一下,说道:“当时,你不知道你怀孕了?”
    赵冉冉说道:“我不知道,只是以为是感冒了。只是老觉得反胃,就没有在意。”看了眼小天,“当我的怀孕三个月之后,看着腹部有些隆起,人也有些嗜睡。”
    管峰想了一下,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当时你并没有在意?”
    赵冉冉看着管峰,说道:“你觉得我在意,会离开他?”
    管峰想了一下,说道:“你并没有发觉你自己怀孕了,所以当时,你和他分手。”
    赵冉冉说道:“对。”她并不愿意回忆起来这件事情,毕竟是她的错误。
    管峰想了一下,说道:“只是你的丈夫,也可不能会愿意做接盘侠啊?”
    赵冉冉说道:“他以为是他的孩子。”
    管峰瞬间就明白过来,这个信息量是很大的。也就是说,赵冉冉很有可能昨天和江海天在一起,第二天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,所以那个男人才会接受她。可能她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男人的孩子,所以才会生下来;同时,他也明白过来,尽管江海天这个人并不愿意参加同学会等什么的聚会,还是和他管峰见过几面;管峰也和别人接触过,从就没有听过,从江海天口里出来的,关于赵冉冉的风言风语。江海天一直都没有说,一直都保留着秘密,让赵冉冉存着一个颜面。
    而赵冉冉是很多时候都参加学生会的,也从来都没有说江海天的事情,也没有说为什么和江海天分手。很显然,赵冉冉知道江海天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所以就没有担心什么。这让管峰有些不齿赵冉冉的为人,因为赵冉冉这么做,有些过分了,毕竟是同学,很多都是她和江海天所认识的人,却要这么做?
    下意识地看看小天,又看看赵冉冉。毕竟小天是江海天的儿子,江海天很难会允许小天被赵冉冉带着,因为这样的女人,带不出什么样的好儿子。微微顿了一下,说道:“他是什么时候发觉不是他的儿子?”
    赵冉冉说道:“你前妻插入我们之间,我们迫不得已,只能是做亲子鉴定,才会引起这样的事情发生。”看着管峰,“你们却早就看出来了?”
    管峰说道:“谁也不可能会说出来的。”

    江海天看着窗外,傅莹靠在他的身边,也俯瞰着外面。
    傅莹说道:“这和我想象的不一样。我以为富二代都是坑爹的,无所事事的。”
    江海天微微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你啊,总是看得很片面。”
    傅莹有些不明白地说道:“难道有什么不对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,这可能和我们的报道有关系,也会我们的印象有关系。实际上,这样的人很少。富人很多,富二代出事的很少,就可以判断出来。”
    傅莹不明白地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难道不是?”
    江海天叹口气,说道:“很多人都是这样认为,也是不奇怪,毕竟有几个富二代都是这样做法。实际上,很多家里面的富二代,都是很注重培养的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并不是表面现象,而是真实存在的。”
    傅莹有些不明白地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我还是没有弄懂啊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继承人,怎么可能会不注重培养?有的人是废了,只能是听之任之,只是很少。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这不是坑人吗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不错,很多报道都是坑人的。”
    傅莹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宁自强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?”
    江海天看着傅莹,说道:“如果我不说,你怎么可能会知道他是富二代?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这倒是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对了,今天晚上,你去了之后,就等于是亮相。”
    傅莹不明白地说道:“什么意思?”
    江海天语气淡淡地说道:“一帆集团董事长的女伴出现,怎么可能会是简单的事情?”
    傅莹不明白地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什么?”
    江海天看了傅莹一眼,说道:“很快你就会知道。”

    财务处,很多人都在工作,静悄悄的一片,夏莲是其中的一个。
    宁自强走了过来,对夏莲说道:“夏莲。”
    夏莲只是看了一眼宁自强,说道:“我在工作。”
    宁自强看着夏莲,说道:“我有事。”
    夏莲看着宁自强,说道:“现在是工作时间,下班在说。”
    宁自强一脸的郁闷,说道:“好吧。”

    下班后,江海天和傅莹除了公司,来到了商场,看着衣服。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我定做了衣服,还来这里做什么?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我给大叔买件衣服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我有衣服穿。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你的衣服是你的衣服,我买的衣服是我买的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好吧。”就没有坚持,这是傅莹的心意,不可以拒绝。而他对衣服并没有太多讲究,只是穿着就行了,而且也不懂,任凭傅莹摆布。
    旁边服务员帮忙着,让江海天试穿衣服。
    傅莹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大叔,你就像是皇帝一样,我们侍候的满意吗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爱妃,朕总觉得差了一些什么。”
    旁边的服务员不敢失态,只是肩膀在不断耸动。
    傅莹说道:“是,妾这就去做。”拍了一下江海天,有些娇嗔,“还‘朕’?”

    在一帆公司前面,宁自强把车停在路边,不断看着,有些焦急。很多人过去之后,看到了夏莲的身影,不由有些放松,连忙下了车,迎着夏莲,说道:“你才出来?”
    夏莲有些惊讶,看着宁自强,说道:“你怎么没走?”
    宁自强看着夏莲,说道:“你忘了?”
    夏莲想了一下,说道:“有什么事情?”很显然还是没有想起来。
    宁自强看着夏莲说道:“我找你有事情,你让我下班等你的。”
    夏莲这才想了起来,说道:“我忘了。什么事情?”
    宁自强看着夏莲,说道:“今天晚上陪我参加酒会?”
    夏莲寻思了一下,说道:“很重要?”
    宁自强看着夏莲,说道:“宁氏集团的酒会。”
    夏莲想了一下,说道:“我这样过去?”
    宁自强有些愣怔,这是他所没有想到的。只是一直都是期待着夏莲过去,却并没有想到会是如此。说道:“去买吧。”
    夏莲说道:“我想办法吧。”微微寻思一些,掏出手机,拔出号码。
    宁自强打开车门,夏莲上了车;宁自强替夏莲关上车门,自己到另一侧驾驶位置开始上车,关上车门。
    夏莲手机打通,说道:“大叔?”
    宁自强脸上涌起强烈的嫉妒,看着夏莲。
    夏莲继续说道:“你在哪里?有事情?你有礼物给我?什么礼物?衣服?礼服?哦,我自己去取?在哪里?”扣上手机,对宁自强,“我们去拿衣服。”
    宁自强有些奇怪地说道:“他知道你要参加宁氏集团酒会?”
    夏莲说道:“他从来就没有说。”微微思忖了一下,“好端端的,送礼物给我?”

    在衣店里,傅莹试着衣服,江海天在旁边看着;几个服务员帮忙着。
    傅莹对着镜子转了一下,说道:“大叔,还可以吗?”
    江海天看着傅莹,说道:“很不错。”这件衣服让傅莹显得雍容华贵,也显得成熟而美丽,大方而优雅。
    旁边店长模样的人情不自禁地说道:“真漂亮。”
    江海天想了一下,说道:“首饰?”
    店长连忙过去拿着首饰盒过来,说道:“先生。”
    江海天接过去,打开,对傅莹说道:“你看看怎么样?”
    傅莹知道价格不菲,说道:“这太破费了,大叔。”
    江海天不以为意地说道:“不算什么。是她挑选的,我相信她的眼光。”指了一下店长。
    店长说道:“谢谢先生的夸奖。”
    傅莹拿起项链,在脖子上面比划了一下,说道:“大叔,你给我带上。”想把项链递给江海天。
    江海天接过项链,就帮着傅莹戴上。
    傅莹对着镜子,有些目瞪口呆。这样的傅莹,还是傅莹吗?
    店长说道:“我都有些被她美色所迷惑的感觉。”
    傅莹很注意地看着江海天。江海天的眼神里面都是欣赏,就像是看着美丽的花朵一样,并没有什么杂质在里面;这让她有些失望。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还有耳坠。”
    傅莹自己戴上耳坠,耳坠是粉色的宝石。
    店长看着傅莹,说道:“这样的女人,让同为女人的我,都有些迷醉。”
    傅莹有些低无可闻的声音说道:“有的人却并没有看到这些的。”
    店长听到了,笑了,看看江海天。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香水。”
    店长说道:“我去拿。”转身离开。
    傅莹说道:“大叔,刚才是谁电话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是夏莲的电话。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哦。”尽管她很想要知道说了什么,却很聪明地没有问下去。
    江海天也没有解释,说道:“找人开车送我们。”
    傅莹看看正在走过来的店长,说道:“大叔,你和店长很熟悉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以前珊姐经常来这里的;所以,我们很熟悉。她知道我需要什么,订做服装,都是她操办。”
    傅莹知道,虽然卓雨珊是过去式,却是没有办法取代。毕竟是和江海天一起生活了近十年的人。
    店长过来,把香水瓶递给江海天,说道:“先生。”
    江海天看了店长一眼,说道:“你给她吧。”并没有接手。
    傅莹有些惊讶地看着店长,因为店长的动作,看上去有些简单,但是里面含义很深的。这是避免引起她的误会,让她不愉快,才会这样做;说简单一下,就是避嫌。如果是以前,她不太可能会在意这些的;这一刻,她才知道这里面的意义。
    店长说道:“是,先生。”把香水递给傅莹。
    傅莹接过去,说道:“我不太喜欢香水的味道。”她说得有些违心,并不是不喜欢,而是江海天不喜欢。
    江海天知道傅莹的想法,说道:“这是酒会,不是单位。”对店长,“晚一点,你送我们过去?”
    店长有些惊讶,说道:“好。”她不可能会拒绝,毕竟对她来说,江海天是大客户。
    江海天笑了,说道:“很不错。没有露出不满意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你也打扮一下,我带你进去,这是宁氏集团的酒会。其它的靠你自己,我只能做到这些。”
    店长有些意外,这是飞来之喜。如果刚才犹豫,就很有可能会被江海天拒绝她送的;还有,这是一个机会,让她店铺可以扩大影响的机会。连忙说道:“谢谢。”微微一顿,“我叫万茜。”
    江海天笑了,说道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名字?”
    万茜说道:“我怕您忘了。”并没有说“贵人多忘事”,很显然地担心江海天不爱听。
    江海天看着傅莹,说道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没有简单的人,只有简单的事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不错。”
    傅莹想了一下,说道:“大叔,我们什么时候过去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吃完晚饭,我们休息一下再过去。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你请客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好。我请客。”

    斜阳西落,管峰走出公司,看到赵冉冉领着小天在不远处站着,知道是在等他,就走过去,说道:“来等我的?”
    小天说道:“叔叔。”
    管峰说道:“你好。”看着赵冉冉,“说吧?”
    赵冉冉对管峰说道:“我听说今天晚上,这里的宁氏集团有一个酒会?”
    管峰说道:“有。”
    赵冉冉看着管峰,说道:“我想要让你带我进去。”
    管峰有些奇怪地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接到了邀请?”
    赵冉冉说道:“你的公司被一帆集团公司投资,这是宁氏集团所不能忽略的。”
    管峰重新地打量一下赵冉冉,觉得赵冉冉并不简单,说道:“孩子也过去?”
    赵冉冉说道:“对。”

    夏莲和宁自强进入衣店,服务员过来询问着;夏莲说了出来,服务业就喊来了店长万茜;在接待夏莲和宁自强。
    万茜看着夏莲,有些好奇,说道:“你真漂亮。”
    夏莲看着万茜,说道:“是吗?”
    宁自强对夏莲说道:“你不自信?”
    万茜看着夏莲,说道:“衣服在这里。”
    夏莲和宁自强随着万茜来到了来到更衣间。
    夏莲回头看着宁自强,说道:“你过来做什么?”
    宁自强本来想要反驳,忽然明白,是夏莲要换衣服的。说道:“我忘了。”很君子地到了大堂坐着。
    夏莲和万茜进入更衣间,还有一个服务员进来;万茜过去拿起一个盒子,递给夏莲。
    夏莲打开盒子,看到里面的火红色的礼服,说道:“好漂亮。”
    万茜说道:“试一下,小姐。”
    夏莲说道:“好的。”
    万茜和服务员、夏莲等三人一起忙碌夏莲穿衣服;夏莲穿好后,店长说道:“真漂亮。”
    夏莲对着镜子,转转身子,说道:“是好看。”反应很淡,“为什么他就不知道?”
    服务员说道:“外面的人知道你漂亮啊。”
    万茜看了服务员一眼,服务员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连忙闭紧嘴巴。
    夏莲说道:“是大叔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算了,你们不知道的。”
    万茜心中微微动了一下,并没有言语,夏莲口中“大叔”,可能和傅莹口中“大叔”是同一个人;说道;“还有首饰。”伸手拿过首饰,递给夏莲。
    夏莲打开,看了一下,并没有多少惊喜,说道:“大叔破费了。”
    万茜看看夏莲,说道:“你家里很有钱?”
    夏莲带着首饰,说道:“还可以。你怎么知道?”
    万茜指了一下首饰,说道:“这个品相代表着价格的不菲,你很显然并没有感觉到惊讶。”
    夏莲说道:“我担心大叔承受不来。”
    万茜张开了口,却没有说什么。

    夜色很快降临,霓虹灯在闪烁,夜色的美丽,在不断展现着迷人的魅力。
    在酒会现场,很多人都开始活跃着。
    江海天和万茜、傅莹等三人进入酒会;当然是万茜和傅莹一左一右,挽着江海天手臂。只是他们进入,并没有引起几个人的注意。
    傅莹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大叔,好像是很多人都是不认识你。”
    江海天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,只能是勉强应付。说道:“对。很多人都不知道。”对万茜,“你自己活动。”
    万茜说道:“好。”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,转身离开。
    江海天带着傅莹,取了一杯酒,来到窗前,说道:“我和这样的场合是格格不入的。 你喜欢,可以独自活动一下。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我也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。”
    江海天看着外面,说道:“如果可能,我更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着,品着酒。”
    傅莹正想说什么,旁边过了两个人,说道:“大叔?”
    傅莹和江海天都楞了一下,本来是以为是夏莲的;声音不像;几乎是同时回头看了一下。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你?”看着旁边的那个人,“老钱?”
    这个人正是老钱,他旁边的是他的女儿钱笑嫣。
    钱笑嫣说道:“觉得有些像,就过来了。”看着傅莹,有些黯然,“你真漂亮。”
    江海天看着老钱,说道:“你也接到了邀请?”
    老钱说道:“我哪有资格接到邀请?是厚着脸皮求人带过来的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这是好事情。多认识人啊。”
    老钱说道:“什么啊。不是我是她要过来看看酒会是什么样子。”指了一下钱笑嫣。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和我说一声啊。”
    老钱说道:“忘了。”
    钱笑嫣说道:“大叔,当时没有想到你会接到邀请啊。”
    正说着话,只见屋子里有点静下来,是说着祝酒词。
    江海天并没有在意,对钱笑嫣低声说道:“这回装修怎么样?”
    钱笑嫣低声说道:“这样的错误犯一次就够了。”
    江海天想了一下,看着钱笑嫣,低声说道: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
    钱笑嫣低声说道:“当老板。”
    说话之间,祝酒词结束,酒会算是正式开始。女人们是争奇斗艳,年轻的男人是开始猎艳,不断穿梭女人之间;稍微成熟一下的男人,在相互沟通,谈着生意。
    江海天对老钱说道:“来了,就融进去,过去谈谈。”
    老钱说道:“未必会有结果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认识人也是好事情。”
    老钱想了一下,说道:“好。”转身离开。
    一个小孩子过来,看着江海天。
    傅莹很奇怪地看着这个小孩子。
    钱笑嫣半蹲着,对小孩子说道:“你过来做什么??”
    小孩子说道:“只是看看。”
    傅莹看看这个十来岁的小孩子,看看江海天,说道:“我总觉得他和你长得有些相像。”
    江海天看着小孩子,说道:“是吗?”蹲下来,对钱笑嫣,“你走光了。”
    钱笑嫣有些囧,才意识到自己是穿着礼服的。
    江海天对小孩说道:“你是想要看看夜景?”
    小孩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江海天看着小孩,说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   小孩说道:“我叫赵小天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你一个人来的?”
    赵小天说道:“我和妈妈一起来的。”
    江海天想了一下,说道:“谁带你们过来的?”
    赵小天说道:“是管峰叔叔。”
    江海天的瞳孔收缩了一下,看着赵小天,说道:“管峰带你来的?”
    赵小天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你认识管峰叔叔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认识。”想了一下,“你的妈妈叫做赵冉冉?”
    赵小天有些惊讶,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    江海天看看赵小天,看看傅莹。
    傅莹看出江海天对赵小天感兴趣,连忙蹲了下来,说道:“大叔,怎么了?”
    江海天对赵小天说道:“你在这里等一下。”看着傅莹站起来。
    傅莹知道江海天的暗示,也站了起来,和江海天来到了一边,说道:“大叔,怎么了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我觉得有问题。”回头看了一下,钱笑嫣和和赵小天在玩乐。
    傅莹看着江海天,有些开玩笑地说道:“不会是你的儿子吧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有可能。”
    傅莹有些惊讶,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真的是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几乎是可以肯定。”
    傅莹想了一下,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这样的场合,不适合带孩子出现的。而这个孩子出现了;这本身就存在问题。”
    傅莹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我以为是谁不懂事,带孩子过来的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没有人会带孩子出现的,出了目的。”
    傅莹在一瞬间瞳孔放大了一下,因为江海天的点醒,让她明白过来,这个孩子出现并不是简单的出现,而是身后有着目的,或者说是谋划,是针对江海天的谋划;如果说是阴谋,就有些过了。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是针对你的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本来管峰应该告诉我的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在公司门口的生活,你第一次接触管峰,还知道吗?”
    傅莹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那个时候,我就知道管峰过来是想要说赵冉冉的事情。我并不愿意提起赵冉冉,所以就岔开话题,就有了投资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我把事情想得简单了。”
    傅莹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你不知道这个叫做赵冉冉的给你生了儿子?”
    江海天说道:“我知道就不用这样惊讶了。”看着傅莹,“我不参加同学聚会,只是听说过赵冉冉生了一个儿子,和我长得有些相像。但是,我当时想,这和我并没有多少关系。因为赵冉冉嫁给了一个富二代,和我没有关系的。”
    傅莹回头看看赵小天,说道:“现在确定是你的儿子了?”
    江海天冷冷地说道:“以赵冉冉的性格,如果不是我的儿子,也不可能会让他出现在这里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赵小天出现在这里,就是说,这个儿子是我的。”
  
    夏莲和宁自强慢慢地进入着酒会;宁自强很想要让夏莲挽着他的手臂;而夏莲却始终都没有答应;所以,二人之间,都是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距离感。
    宁自强之所以这样出现,是因为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。宁氏集团的继承人,现在还不是露面的机会,而是需要锻炼的机会。谈到继承,一方面是宁家轩的年纪不大,也就是中年人吧,还不到五十来岁;另一方面,宁自强的本身能力问题。他不是天生就可以做生意,就可以继承家业,至少需要锻炼;本来宁氏集团和一帆集团没有多少生意往来,这是能够公平公正的对待宁自强的,因为没有利益瓜葛,这一点很重要;还有宁家轩和江一帆的关系还可以,和江海天也算是过得去,才会让宁自强过去锻炼。
    宁自强领着夏莲来到了宁家轩的身边,说道:“爸。”
    宁家轩看着宁自强,又看看夏莲,说道:“很不错的女孩子。”
    夏莲说道:“叔叔您好。”
    宁家轩看着夏莲的不卑不亢,说道:“过来玩得尽兴。”
    夏莲说道:“谢谢叔叔。”转身离开。
    宁自强看着夏莲的背影,对宁家轩说道:“怎么样爸?”
    宁家轩看着夏莲的背影,说道:“她不喜欢你。”
    宁自强看着宁家轩,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    宁家轩说道:“她的眼神很淡定,没有见家长的觉悟,这就说明她没有喜欢你。”
    宁自强说道:“我喜欢她。”
    宁家轩说道:“她做儿媳妇,我很满意。”看着宁自强,“你要努力。”   
    宁自强说道:“好的。”看到几个人过来,“爸,我走了。”转身离开。
    宁家轩对着这几个人迎了过去,说道:“郝董,阎董,闵董,胡总,几位好久不见。”“胡总”就是胡德家。
    胡德家看着离开的宁自强,说道:“你儿子?”
    宁家轩说道:“对。”看着胡德家,“你们董事长怎么样?”
    胡德家知道宁家轩这话说道很含糊,是想要询问江海天的能力,也是想要知道江海天的为人,说道:“很不错的。”微微顿了一下,“就是年轻了一些。”
    宁家轩说道:“是吗?”
    旁边过来一个中年人,叫做关明昌,对宁家轩说道:“宁董。”
    宁家轩看着关明昌,说道:“大驾光临,蓬荜生辉。”伸出手。
    关明昌说道:“那里那里。”和宁家轩握了一下手。   
    胡德家等几个人露出了疑问,看着关明昌。
    宁家轩说道:“是我礼数不周。这位是天雨集团的执行总裁。”
    胡德家说道:“幸会幸会。”
    郝董、阎董、闵董等几个人都和关明昌握手;他们都知道,天雨集团是不下于一帆集团的公司,比宁氏集团强上一些,而且发展潜力巨大。    
    胡德家看着关明昌,说道:“我们应该是打过交道。”
    关明昌不明白地看着胡德家,说道:“我的记忆里面没有。”
    胡德家说道:“我们公司买了一个厂址,就是从你们公司手里买的。”
    关明昌说道:“哦,想起来了,签字的是你。”
    胡德家说道:“对。”

    夏莲一个人走着,她并不是好奇,因为这样的场合并不少见。她的目的,只是陪着宁自强,也仅仅只是宁自强的女伴。
    拿起一杯酒,看着人们的浮夸举止,觉得有些无聊,因为这样的场合,没有几个人是本来面目,有的都是假面具;而有些女人,浓妆艳抹,本身的目的,就有些不单纯。这让同为女人的她感觉到有些别扭。所以,就没有在加以理会,想要找一个清净的地方。
    看着窗,就想看看夜景;朝着窗走来,看到了傅莹。傅莹?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怎么可能会有资格出现?是谁带她来到这里的?她来这里,大叔在哪里?
    看到傅莹,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江海天。
    目光寻找,就看到了江海天。
    连忙走过去,因为江海天的身边,就是傅莹。说道:“大叔。”
    傅莹正在寻思着江海天的那句话“赵小天出现在这里,就是说,这个儿子是我的”的意思。这句话里面很多的含意,最起码是说,赵冉冉这个女人并不简单,而且是知道了江海天的身份,所以才会如此的做法。还有,赵冉冉这个人女人,并不是江海天喜欢的,因为江海天的语气里面透出着厌恶。很显然,是赵冉冉做了什么事情,让江海天感觉到了很不舒服。是怎么一回事?
    听到了夏莲的话,抬头看了一下,说道:“夏莲?”下意识地伸手挽着江海天的手臂。
    江海天并没有意识到,因为他在想着赵小天和赵冉冉的事情。看着夏莲,说道:“你来了?”
    夏莲看着江海天,说道:“大叔,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浏览 (24) | 评论 (1) | 评分(5) | 支持(1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于公谨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 
 
相关评论
最新点评
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
发表评论
您的评价
差(1) 一般(2) 好(3) 很好(4) 非常好(5)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验 证 码
看不清?更换一张
匿名发表 
 
 
文章搜索
 
 
推荐文章
 
 
投票调查
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
 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(706)
 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(14)
 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(6555)


Copyright ©2008-2021   悟能(二师兄)网  版权所有   陕ICP备05009824号-1    

 
 
访问统计
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