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公谨:《 万山红遍》第十集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(下)
作者:于公谨    发布于:2021-04-29 00:53:2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    花世庆很奇怪地年子枫说道:“司令,今天休息的这么早?”
    年子枫看了花世庆一眼,说道:“你看到日军追来了?”
    花世庆回头看了一下,说道:“没有。他们比我们还要累。”
    年子枫淡淡地说道:“他们不时被我们打冷枪,还有不少时候被我们埋伏,是人都受不了的。”
    花世庆不由自主地说道:“如果是我们的军队,一天下来,精神几乎就要崩溃了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了花世庆一眼,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这说明小日本的韧性比我们强很多,尽管我不愿意承认,但是,小鬼子这样就说明很多问题。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是的。司令,你不只是休息这么简单吧?”
    年子枫回头看了一下,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我打算明天早上四五点钟的时候,就是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,我们就去袭击一次小鬼子。”
    花世庆眼睛一亮,说道:“好主意,我怎么没有想到?那个时候,小鬼子是最松懈的时候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我们袭击成功的机会很大。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司令,你不让祁太平他们受伤,这是不可能的。我到现在还是没有想明白你这句话的意思。战争,怎么可能会不受伤?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你啊,就是和政委一样,都是老实人。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司令,你说的老实,是不是就是没用的意思?”
    年子枫笑了,有些含蓄地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说,你们这些人都很诚实,不像我,就很不老实。”
    花世庆却还是说道:“: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如果你是祁太平,听到我说的那些话,你会有什么感受?”
    花世庆想了一下,说道:“很激动,很感动,也很兴奋,也有一种斗志昂扬的感觉。”
    年子枫笑了,说道:“这不就结了?”
    花世庆恍然地说道:“你这是骗他?以后和你打交道,我可得注意,要不然就会让你卖了还帮着你数钱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我有那么可怕?”
    花世庆对年子枫说道:“不是可怕,而是恐怖。你每走一步,看上去都是没用的,但是,等到具体的时候,才会知道它们都很有用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我也只是有备无患而已。”
    花世庆想了一下,不明白地说道:“为什么让祁太平他们只是攻击三天夜里?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第一天夜里,小鬼子不会有任何的防范,所以,他们会很轻易地得手,而且,效果也会很好。但是,等到第二天晚上,小日本很有可能也不会防备。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这不可能。”
    年子枫问道:“你觉得如果是你,会防备吗?”
    花世庆想了一下,说道:“不太可能会防备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为什么不防备?”
    花世庆分析地说道:“因为我们第一天夜里已经攻击,效果很好,日军怎么可能在第二天夜里不进行防备?而我们一旦认为小日本进行了防备,就不可能进行冒险,我们根本就不可能会袭击他们。就是这种想法,才会使小日本不防备,他们也会以为我们不会在第二天夜里进行袭击的。”
    年子枫想了一下,说道:“你先说说日军的想法”。
    花世庆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日军的想法是,我们不敢进行第二次夜里袭击的。因为他们一旦进行防备,就很有可能会使我们全军覆没。”
    年子枫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我们第二天夜里袭击,肯定是在日军毫无防备之心,投降成功。”
    花世庆分析地说道:“第三夜里,我们的袭击,我就是说不上来了。”
    年子枫自豪地说道:“我们的兵法是小日本的祖宗,所以,很多时候,小日本是学习中国的兵法。在兵法里,是没有可能会用同一方式,连续三次进行袭击的。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因此,小日本就会认为我们的行为是和兵法相违背的,所以,肯定不可能在第三个夜里进行袭击?”
    年子枫很确定地说道:“是的。”
    花世庆继续说道:“而我们就偏偏进行了袭击。”
    年子枫也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我们就偏偏进行了攻击,让日军认为最不可能的时候进行攻击。但是,第四天夜里,他们就会进行严密防备,不可能再给我们任何的机会。”
    花世庆嘴角露出冷冷地笑意,说道:“是的。他们连续吃了三次亏,怎么可能会不长记性?”
 
    黑夜里,山头几个放哨的战士,而梁宽仁率领战士们在山坳里休息。
    梁宽仁正在看着点起篝火吃饭的日军。
    这时,刘占山带着几个战士走了过来,几个战士身上挂满了枪,还有弹药和手雷,引起了不小的骚动。
    梁宽仁看着刘占山,有些意外,说道:“刘占山?”
    刘占山跑过去说道:“报告。”
    梁宽仁挥了一下手,一下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说说你的收获。”
    刘占山连珏说道:“我们的收获不小,而且,我们还有一些枪支弹药都没有拿,只好先埋起来,等回头再去找。”
    梁宽仁不以为意地说道:“我问的不是这些。”
    刘占山不明白地对梁宽仁说道:“副司令,你想知道什么?”
    梁宽仁说道:“我想知道小日本的事情。”
    刘占山不明白地看着梁宽仁,说道:“小日本的事情?”
    梁宽仁看着刘占山,说道:“你不要告诉我,你什么都没有发生。”
    刘占山回头看了一下,才说道:“我有很多发现。这些跟踪我们的小鬼子,好像有些漫不经心的。”
    梁宽仁不以为意地问道:“还有什么?”
    刘占山看着梁宽仁,说道:“他们也只是跟踪而已。他们的人并不多。”
    梁宽仁想了一下,说道:“他们没有增兵的意思?”
    刘占山看着梁宽仁,说道:“他们好像没有,如果是增兵,早就被我们发现了。但是,他们没有。”
    梁宽仁继续问道:“还有什么?”
    刘占山看着梁宽仁,说道:“他们已经损失了很多兵力,但是,他们并没有害怕。”
    梁宽仁沉吟着,说道:“这倒是一个问题。”
    刘占山对梁宽仁说道:“副司令,我觉得我们应该干他一家伙。”
    梁宽仁看着刘占山,说道:“你说说看。”
    刘占山说道:“他们其实也是很害怕,只是脸上故作镇定。”
    梁宽仁看着篝火下的日兵:“你说说看。”
    刘占山也看着篝火方向,说道:“他们失去了很多的同伴,但是,他们还是依旧这么追击着,心里不害怕是不可能的。我估计,如果没有命令,他们早就跑了。”
    梁宽仁说道:“你不要小看日本人的韧性。”
    刘占山有些讥笑地说道:“再有韧性,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。不过,我很佩服他们的这种韧性。如果是我们,很有可能早就跑了。”
    梁宽仁也冷冷地说道:几个埋伏下来,几乎让他们死了一半,他们即使再厉害,也不可能不畏惧。”
    刘占山继续说道:“但是,他们依旧在说笑,明明知道我们的存在,还是这样。这说明他们也知道自己的下场。”
    梁宽仁肯定地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”看着远处的篝火闪烁,低声地自问,“他们在掩饰什么?”
    刘占山没听清,说道:什么?副司令,你说什么?”
    梁宽仁看着刘占山,说道:“你继续说。”
    刘占山看着篝火方向的日并,说道:“他们很胆怯,也很害怕,就会感到异常的疲惫。”
    梁宽仁不确定地说道:“他们晚上就会睡得很死?” 
    刘占山肯定地说道:“他们晚上不可能睡得很死,因为他们害怕,而且也不可能睡踏实。”
    梁宽仁有些兴奋,催促地说道:“你继续说。”
    刘占山继续说道:“他们在天亮的时候,就会很放心地睡觉。” 
    梁宽仁愣了一下,看着刘占说道:“你立了一功。通知战士们,立即休息。”
    刘占山立即说道:“是。”转身就立即离开。
   梁宽仁在刘占山离开之后,看着日军的篝火,喃喃自语地说道:“小日本想要干什么?他们到底想要掩饰什么?难道仅仅只是为了掩护他们攻击司令?这个目的有些太简单了。”摇摇头,“难道小日本就没有想过会这么快被我们消灭?”自问自答,“不可能。小日本肯定是想过要消灭我们,否则是不可能怎么追击我们。但是,他们这种追击,并不是简单的想要消灭我们,而是为了不让我们知道他们真是的目的。他们的真是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
    看着日军的篝火,久久不语。

    灯光下,冢木的休息室里,冢木穿着和服,他的面前放着一个小桌子,小桌子上有三个茶杯;他有些悠闲地端起一杯茶,浅酌慢品。
    而内城和永井走了进来。
    内城对冢木敬了一个军礼,说道:“将军阁下,你找我?”
    永井关上门,站在内城的身后。
    冢木坐着没动,看着内城和永井,说道:“我找你们来,希望你们不要紧张。”
    内城和永井还是有些紧张地看着冢木。
    内城躬了一下身子,说道:“是,将军阁下。”
    冢木说道:“来,我们一起品品茶。”同时,做出了一个“请坐”的动作。
    内城和永井先后对冢木鞠了一躬,几乎同时说道:“是。”一同坐了下来。
    冢木把茶斟上,说道:“请喝茶。”
    内城的身子前倾,说道:“谢谢将军阁下。”小心地端起一杯茶,品了一口。
    永井也说道:“多谢将军阁下。”也小心地端起一杯茶,品了一口。
    冢木对内城说道:“内城君,你做的很不错。”
    内城有些不明白地看着冢木,说道:“将军,你的意思我不明白。”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很简单。你以为我们调来了两个旅团,仅仅只是为了攻击占领我们补给站的人?”
    内城有些愕然,说道:“难道不是?”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说道:“这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?即使是我们攻击支那的大部队,也很少有调动这样规模的军队,除非是大战。”
    内城不明白说道:“我们有大的行动?”
    冢木很笃定地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我们还必须调动一个旅团的兵力,来维持这里的安全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冢木,说道:“我们是利用了补给站?”
    冢木对内城说道:“补给站是因为我们的一个烟雾弹,是用来遮支那人的耳目的。”
    内城想了一下,说道:“将军阁下,请原谅我的唐突。”
    冢木挥了一下手,说道:“今天只是闲谈,并不是正式的会谈。如果是正式的会谈,你们是没有资格参与的。”
    内城连忙躬身地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冢木对内城赞许地说道:“你看出我们用补给站做诱饵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    内城对冢木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坦然地说道:“内城君,有什么话,你尽管问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冢木,说道:“我们的补给站就是一个诱饵?”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说道:“我已经说过了。”
    内城想了一下,说道:“我知道。我的意思是说,我们的补给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诱饵?”
    冢木淡然地说道:“可以这么说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冢木,说道:“也就是说,从一开始,我们就开始算计支那人?”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说道:“这话说的没错;只是我们一直都没有放弃补给站的打算?”
    内城思考着,说道:“补给站就是一个鸡肋?” 
    冢木端起茶喝了一口,说道:“不错。从一开始,我们就打算放弃补给站,因为我们无论从哪一个方向去补给站,都是很困难的事情。只不过并没有找到适合的理由而已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冢木,淡淡地说道:“汽车和步行,都是很困难的事情,而且很耗时间。只有骑兵可能,但是,骑兵并不是用来运输的,而是打仗的。”
    冢木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,说道:“是的。而我们想要对西面和西北面形成危险,就必须是能够快速反应。但是,我们并没有能够快速反应,这对我们来说是十分不利的。但是,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冢木,说道:“是,将军阁下。”
    冢木对内城说道:“我们放弃补给站,是暂时放弃。”
    内城不明白地看着冢木,说道:“暂时?”
    冢木肯定地说道:“是的。”
    内城不明白地说道:“为了实现我们的下一步计划作出的牺牲?”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说道:“对。尽管补给站交通很不便利,但是,我们必须承认,这个补给站的地理位置是十分重要的。”。
    内城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冢木有些叹气地说道:“一旦我们放弃这个补给站,失去了控制枢纽的力量。”
    内城说道:“是。”想了一下,“我们想要对支那的西北进行攻击?”既然是放弃补给站,怎么可能会增兵?这有些说不通的。冢木刚才说过的,是一个借口;既然借口,那么可能就是一种掩护。本来就是计划想要行动;只是担心被中国的军队发现;而这一次补给站出现了变故,所以军队就是理所当然地出现在这里。
    冢木有些惊讶,说道:“不错。”
    内城有些抱歉地说道:“请容许我冒昧。”
    冢木并没有介意,说道:“我说过了,你可以随便问,畅所欲言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冢木,说道:“是。即使是我们绕开这里,很有可能的是,最快也需要几天时间。几天时间里,我们会浪费很多机会。”
    冢木淡淡地说道:“即使是不浪费,那么想让我们进行反击,也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对士兵来说,就是需要一鼓作气的事情。”
    内城和永井对冢木躬身行礼,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冢木说道:“所以,我们想要修一条从这里直达前线的路,也就是几个小时的路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冢木,说道:“几个小时?从山上过去?”
    冢木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是的。”
    内城想了一下,说道:“所有的中国军队,都会意识到他们攻取了补给站,同时,我们很恼火,所以,我们就会打击他们。这就掩藏了我们的真正的目的?”
    冢木淡淡地看了内城一眼,说道:“这就是中国人所说的‘明修栈道暗度陈仓’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冢木,说道:“我们可以利用支那人,强征很多的劳工来为帝国服务。”
    冢木面无表情,说道:“你觉得需要多少人?多长时间?”
    内城楞了一下,说道:“这个······”
    冢木继续说道:“而且,内城君,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冢木,说道:“什么?”
    冢木对内城说道:“就是支那人是不可能会守住秘密的。”
    内城眼中闪过一道寒光,对冢木说道:“他们可以守住的。”
    冢木缓缓地说道:“你说的是杀了他们?”
    内城坦然地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说道:“你杀了他们固然是可以保住秘密。但是,你想过没有,征了这么多的劳工,怎么可能不惊动支那人?”
    内城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这一点我并没有想到过。肯定是要惊动的。”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说道:“既然是惊动了,你觉得我们修路会完成吗?”
    内城昂首挺胸,说道:“我们大日本皇军是战无不胜的。”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说道:“你很有信心,我也很高兴你对帝国能有这样的信心。但是,你想过没有,我们暴露了我们意图,支那人会怎么样?”
    内城说道:“他们会进行破坏。”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说道:“是的。他们进行破坏,我们又怎么可能会修的很快?”
    内城看着冢木,说道:“是我错了,将军阁下请原谅。”就想起身。
    冢木摆摆手,说道:“我们只是简单的分析。我说过,这并不是正式的会谈。”
    内城躬身为礼,说道:“是。”又坐好。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说道:“我们能不能修好,这不是问题,而是关键在于,我们还要时刻防备支那人的破坏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冢木,说道:“在支那人没有反应过来,我们就把路修好?”
    冢木淡淡地说道:“对。真正的难题是在峡谷之间修一座桥梁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冢木,说道:“将军阁下,我觉得我们可以建桥和修路同时进行。”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说道:“怎么进行?”
    内城连忙道歉地说道:“对不起,我只是想到了这一点,并没有想到具体的方法。”
    冢木对内城说道:“内城君,你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。建桥的材质,并不是简单的运输就可以运到。”
    内城不以为意地说道:“我觉得我们可以进行简单的修建,让桥能用就行。就像修路一样,能用就行。”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想了一下,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们要先造成事实,让支那人承认的事实,也是让他们绝望的事实?”
    内城对冢木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冢木继续说道:“如果我们只是粗略地建设好,而支那人就会以为我们已经建好?”
    内城补充地说道:“是。而且,我们在建好桥梁以后,就可以慢慢地建设我们的道路。而支那人是不可能再进行破坏的;而这个时候,我们可以让桥稳固。”
    冢木看着内城,说道:“我理解你的想法。但是,只是简单修筑的路,未必能够通过优质的建桥材料。你要知道,内城君,建设桥梁并不是很简单的事情。”
    内城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我知道。但是,我们可以先修筑路,能行车就行;在修筑桥,能用就行。只是粗略地建好,然后派人看守。我们可以派军队过去,而支那人未必会知道我们这些是我们的临时建筑。”
    冢木想了一下,看着内城,说道:“就按照你说的办。”

    日军驻扎地,日兵在篝火下睡觉。
    几个日本哨兵正在不同的位置进行巡视。
    祁太平、王泰、赵富贵等人从阴暗的角落了出来。
    祁太平掏出手雷,对王泰和赵富贵等人说道:“我们扔下去就跑。”
    王泰对祁太平说道:“不杀了几个小鬼子?”
    祁太平看着日军的宿营地,口中对王泰说道:“我们的目的是不让鬼子睡觉,而不是杀他们。如果惊动了小鬼子,让小鬼子反应过来,给我们造成损失就得不偿失。”把手雷的环拉开。
    王泰和赵富贵等人也拉开手雷的铁环,随后和祁太平一起扔了出去,然后转身就消失于黑暗之中。
    日军的驻扎地一片爆炸声。
    日兵开始了大叫,说道:“敌袭,敌袭。”
    声音不断,立即起身,却不知道敌人的方向。
    过了良久,才收拾日军的死体,受伤者在不断大叫。
    一个日军军官过去,说道:“八嘎。你们是帝国的勇士,连这点痛苦都承受不了?我们明天还要去追赶支那人的军队。”这个时候,即使是想要让这些日兵活着,都是不可能的,因为他们会影响更多的日兵休息;为了明天的追击,他只能是有着自己的打算,语气很冷,“你们可以想法减轻痛苦,而不要影响到其他人的休息。”
    几个受伤的日兵互看了一眼,然后先后剖腹自杀。

    在山谷里,战士们依旧酣睡着。
    年子枫和花世庆等人来到了山谷顶部,看到日军驻扎地爆炸的火光。
    年子枫很满意地说道:“祁太平这小子做的不错。”
    花世庆笑了,说道:“鬼子估计的骂死。”
    年子枫并没有赞同着花世庆的话,说道:“鬼子很快就会继续睡。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年子枫,说道:“为什么?”
    年子枫说道:“他们都知道,如果休息不好,明天怎么跟上我们?”
    花世庆同意了年子枫的观点,说道:“这倒是。”
    年子枫抬头看了一下日军的方向,说道:“我们猜一猜祁太平今天晚上会袭击几次小鬼子?”
    花世庆也看着日军的方向,说道:“很有可能会再来一次。”
    年子枫确定地说道:“我觉得还有三次。”
    花世庆有些惊讶,不自觉地太高了声音,说道:“一个小时一次?”
    年子枫很确定的说道:“差不多。”
    花世庆不自觉地问道:“差不多?”
    年子枫解释地说道:“这小子的胆子很大,心很细,他会判断出来小鬼子会是什么时候再睡觉的。”
    花世庆说道:“我只是知道这小子就是不可能会对小鬼子袭击一次的。只是有些想不到的。”

    黑夜里,山坳中,战士们正在酣睡。
    梁宽仁则在山顶上看着日军的宿营地。
    刘占山悄声过来,对梁宽仁说道:“副司令。”
    梁宽仁扭头看了刘占山一眼,有些惊讶,说道:“你怎么过来了,怎么不睡?”
    刘占山对梁宽仁说道:“在地上睡觉,我睡不着。”
    梁宽仁不自觉地问了一句,说道:“地上睡觉睡不着?”
    刘占山解释地说道:“在树上睡觉我来说这是很平常的事情。我们打猎的时候,很多时候,都是在树上睡觉。”看着日军的宿营地,“或者是不睡。”
    梁宽仁重复地问道:“不在地上睡?”
    刘占山解释地说道:“地上太危险,有野猪和狼出没,还有黑瞎子,就是黑熊。这些都是很危险。但是,树上就没有这么多的危险。”
    梁宽仁受到:“是这样。”看着日军宿营地,“我们明天的任务很重。”
    刘占山对梁宽仁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    梁宽仁看了刘占山一眼,说道:“你还是负责捡漏。”
    刘占山对梁宽仁说道:“我想参加攻击小鬼子。”
    梁宽仁对刘占山说道:“你的长处并不是近处杀敌,所以,你最好是利用你的长处。怎么杀小鬼子不都一样?”
    刘占山想了一下,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梁宽仁继续说道:“还有,我们打小日本的时候,是进行三面攻击,而留下一面。这留下来的一面,就看你的了。”
    刘占山问了一句,说道:“你是为了防止小鬼子逃跑?”
    梁宽仁解释地说道:“对。而且围住三个方面,留下一个方面,就是为了防止敌人拼死抵抗,从而造成我们不必要的牺牲。”
    刘占山很坦率地说道:“你说的我不懂。”
    梁宽仁看了刘占山一眼,说道:“我说的是兵法,围三缺一是常识。”
    刘占山对梁宽仁说道:“兵法我不知道,但是,我知道小日本根本就不会逃跑。”
    梁宽仁楞了一下,立即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说道:“是我错了。”看着日军的宿营地,“我怎么就忘了小日本会死战不退?”
    刘占山也看着日军宿营地,说道:“觉得我们可以四面围住,同时向内攻击。”
    梁宽仁对刘占山说道:“刺刀?子弹?手雷?”这句话有些讽刺,毕竟这是一支组建不久的军队;即使是训练很久的军队,也会比日军差上很多的;因为日军的训练,是用活人进行一些军事训练,而不是模式训练。
    刘占山却不以为意,说道:“小日本从梦里醒来,不一定很快就会清醒过来,所以,很有可能是一种反应,一种本能,就像兔子会跑一样。但是,小鬼子未必会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    梁宽仁不明白,还是说道:“这对我们来说,就会有充足的时间对小日本发动攻击?”
    刘占山继续按照组建的思路说道:“如果我们能够快速推进,很有可能小日本就在不清不楚之间被我们消灭。”
    梁宽仁不明白地问道:“你说的是懵懂之间?”
    刘占山却自说自话,继续说道:“还有一个前提,就是把他们的岗哨先抹掉。”
    梁宽仁笑了,说道:“这倒是。”

    夜晚,内城的指挥部里,内城和永井相对而坐。内城和永井的面前分别放着一杯茶。
    内城喝了一口菜,说道:“永井君,对这件事情,你怎么看?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冢木将军的计策并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    内城想了一下,说道:“也许,你并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。我的意思是说,我们对于这次补给站的重大失利是否要负责任?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我们不需要付任何责任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们不需要负责任?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淡淡地说道:“理由。”
    永井看着内城,说道:“从一开始,冢木将军就让我们故意这么做的,不让我们有充足的时间考虑。大佐阁下,请你不要介意。”
    内城不以为意,说道:“继续说。”
    永井想了一下,说道:“冢木将军这么做固然是为了麻痹敌人,同时,也是经过了上级的同意,所以,上级是不可能追究责任的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”
    永井喝了一口茶,说道:“还有,他是利用了我们。”
    内城淡淡地说道:“我知道。今天,我也以为我会被迫向天皇效忠的。”
    永井一下惊讶,看着内城,说道:“这么严重?”
    内城微微有些叹息,说道:“不是这么严重,而是非常严重。”
    永井不明白地问道:“非常严重?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    内城解释地说道:“从一开始,我就知道这里面的不正常。尽管我没有说什么,但是,我有一些疑问,这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军人所为的事情。尤其是将军,他什么都不问,就逼迫我们进攻。”
    永井对内城说道:“这是有些不正常。”
    内城继续说道:“所以,我大约猜到很有可能的计划,但是,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悲伤,是为了死去的帝国勇士?还是我们?我也说不上来。还有,我猜到,很有可能的是,我们会被迫向天皇陛下效忠。”
    永井说道:“我们是替罪羊?”
    内城立即否认了永井的想法,说道:“我们不可能是替罪羊,而只能是为了掩盖一些目的的牺牲品。”
    永井想了一下,说道:“我有些明白了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我们曾经一起听冢木将军说过修一条路的事情。”
    永井对内城说道:“我记得。”
    内城说道:“但是,没有想到的是,帝国会拿着补给站来掩盖帝国真实的目的。但是,还是要谢谢冢木将军,因为只是冢木将军的一句话,我们都有可能会死的。”
    永井说道:“是。”
    内城看着永井,说道:“明天会增加兵力,对支那的军队进行攻击。”
    永井立即明白,说道:“继续掩盖真相?”
    内城说道:“是。希望我们可以瞒过的时间长一些。”

    夜里,日军宿营地里一片静寂。
    几个日军在巡弋。
    祁太平、赵富贵和王泰等人悄然进入日军营地,做着和第一次一样的动作,一起拿出手雷,一起拉掉铁环,一起投了出去,然后消失在黑夜里。
    日军营地爆炸声响起。
    日军大叫着说道:“敌袭,敌袭。”
    开始武装,寻找敌人。
    日军依旧没有寻找到目标,而伤兵依旧进行剖腹。

    夜晚,山谷里,战士们依旧在酣睡。
    年子枫依旧看着日军的营地,冷冷地说道:“第四次。”
    花世庆过来说道:“司令。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你怎么起来了?”
    花世庆淡淡地说道:“司令我睡得够多了。你一夜未睡?”
    年子枫对花世庆说道:“睡了。”看看天空,“再过一段时间,我们就该行动了。”
    花世庆也看看天空,感慨地说道:“东方有了鱼肚白?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东方有了鱼肚白我们就出发。”

    东方的鱼肚白,山坳里。
    战士依旧在酣睡。
    梁宽仁依旧和刘占山在山坡上看着日军的宿营地;梁宽仁看看天空,对刘占山低声吩咐地说道:“叫醒他们,小声点。”
    刘占山低声回答地说道:“是。”转身就离开,挨个叫醒战士,“醒醒,醒醒。”
    战士醒过来。
    刘占山低声说道:“小声点,准备出发。”

    东方的鱼肚白,山谷里,战士们依旧在酣睡。
    年子枫和花世庆看着日军宿营地。
    年子枫又一次看看天空,对花世庆低声说道:“叫醒战士,我们出发。”
    花世庆看着年子枫说道:“是。”转身想走。
    年子枫拉住对花世庆说道:“还有,我们对敌人只是扔下第一遍手雷,每人打一颗子弹就走。”
    花世庆立即说道:“小鬼子不可能反击的那么快?”
    年子枫看着花世庆,说道:“有备无患。”
    花世庆说道:“是。”

    东方的鱼肚白,山坳里,战士们集合。
    梁宽仁对战士们说道:“这一次我们打小鬼子一个措手不及,而且要坚决消灭他们。不是打了就跑。”
    战士们笑了,传出很压抑的声音。
    梁宽仁说道:“我的话就不多说了。大家开始行动。”
    日军几个哨兵看到东方的鱼肚白,有些懒洋洋的、纷纷地打了一个哈欠。

    东方黎明前的山谷外,战士们集合完毕。
    梁宽仁低声说道:“出发。”
    战士们迅速地离开,奔向日军宿营地。

    东方有些亮光的日军驻扎地。
    年子枫和花世庆等率着战士们看着日军驻扎地。
    日军驻扎地里,日军依旧在酣睡。
    年子枫挥了一下手,说道:“动手。”
浏览 (30) | 评论 (1) | 评分(5) | 支持(1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于公谨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 
 
相关评论
最新点评
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
发表评论
您的评价
差(1) 一般(2) 好(3) 很好(4) 非常好(5)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验 证 码
看不清?更换一张
匿名发表 
 
 
文章搜索
 
 
投票调查
关于虚拟国股份众筹截止日期的投票表决
 会员账户注册达到一万 (706)
 实名认证会员账户达到一万 (14)
 实名认证会员达到一万 (6555)


Copyright ©2008-2021   悟能(二师兄)网  版权所有   陕ICP备05009824号-1    

 
 
访问统计
统计代码